你好,欢迎来到寻书看小说网!Http://Www.Xunshukan.com 
啃书网 言情小说 舞娘妖娆介绍 共侍妻2

共侍妻2

小说:舞娘妖娆| 作者:风间名香| 类别:言情小说 更新:2015-9-13 10:25:57

寻书看 Www.XunShuKan.Com

    共侍妻2

    “王爷,你好像也很受女客人欢迎啊。”星辰帮着颜月,突然冷酷道。

    “啊,哪有,她们一跟我说话,我就跑的,星辰,你别冤枉我!”王爷也大叫起来。

    “姬儿,我没做坏事,大家可以作证的。”龙啸天很得意道。

    “是啊,你最厉害,居然擦不举粉!哈哈哈。”王爷又笑开了。

    姬儿看向龙啸天,见他满脸通红,立刻眼皮直跳,这男人不会真的擦不举粉吧?

    “这是最有效的,哪像你们三天两头晒被子!姬儿,龙哥哥可是一心一意的。”龙啸天撒娇地抱着姬儿。

    “龙兄!姬儿回来了,你那药好像还没失效呢,哈哈。”星辰笑得直拍大腿。。

    “啊。”龙啸天错愕,看看姬儿,连忙扑向颜月恐惧地求道:“颜兄,你有解药的吧?”

    姬儿再也忍不住地笑了起来,这几个男人真是可爱。

    “看来星辰最乖了。”姬儿小看星辰。

    “姬儿,冤枉啊,我们都很乖的,星辰是这张脸太冷,那些女人找他,他把人家吓跑,生意都被吓跑!”王爷立刻嘟嘴。

    “对啊对啊,有女客人投诉!”龙啸天也立刻符合。

    姬儿看向星辰,星辰冷酷地耸耸肩道:“我只是不想别的女人跟我说话!”那表情很酷。

    “呵呵呵,星辰,你最好了。”姬儿立刻窝进他怀里。

    三个男人全部鄙视地看着开始眉开眼笑的星辰。

    “对了,妈妈生了孩子了吧?”姬儿连忙问。

    “生了,是个男孩,太师对妈妈可好了,妈妈现在可是太师府的四夫人呢,真厉害。”王爷立刻道。

    “哦?呵呵呵。”姬儿就知道妈妈很厉害。

    “姬儿,话说你什么时候也给我们生个宝宝啊?”龙啸天立刻星眸闪亮道。

    姬儿立刻小脸变黑,怎么又是这个问题啊。

    “是啊,是啊,有个小宝宝热闹啊。”颜月也附和。

    “那你们说生谁的呢?”姬儿笑得灿烂。

    “我的!”四人一口同声,然后个个看着对方俊脸发怒。

    “你们十人商量好再说吧!对了,我去看看曲哥哥和尹哥哥。”姬儿好笑道。

    “十个?姬儿!你怎么这么快就十个夫君了啊!”王爷惊叫。

    “早点找到不是很好吗?过几天,大家去趟大佛寺吧,看看十人有没有搞错,对了,叫上太后一起去她一定郁闷着呢。”姬儿一头银发飘飞,往外走去。

    后面四个男人相互看看,又追了出去。

    “呵呵,你们还不去穿衣服啊。”姬儿看他们没一个正常,立刻笑道。

    “姬儿,曲兄他们就在隔壁楼里,我们以为他俩说谎,所以不给他们住这楼,我们是每天一轮睡你的床的。”颜月尴尬道,其他三人连忙回房梳洗去了。

    姬儿顿时心中温暖无比,这几个男人没有对不起她,对她真的是一心一意的。

    “呵呵呵,现在知道也不迟,颜哥哥,听说过噬心丸吗?”姬儿突然问。

    “啊!噬心丸?”颜月惊愕,然后一张俊脸惨白无比,双眸更是惊恐地看着姬儿。曲炎冰和尹月尘回来就已经对他说起过镜夜中了这种毒,但他束手无策。。

    姬儿对他使了个眼色,不让他说出来,微笑道:“我随便问问,你等下过来告诉我吧。”说完转身出去,一头漂亮的银发让颜月浑身发冷,颜月一下没了力气,他的心在颤抖。

    姬儿高兴地来到曲炎冰房中,开门进去曲炎冰就醒了过来,一见是姬儿,顿时露出惊喜的笑容,跳起来,把姬儿抱进怀里。

    “姬儿,你回来了啊。”曲炎冰平静的话让姬儿感觉温暖。

    “曲哥哥,你还好吗?他们没欺负你吗?”姬儿心疼道,听那四个男人的语气就知道他被他们敌对了。

    “呵呵,没有,只是他们不相信而已,呵呵,姬儿,为什么你的头发变银色了?”曲炎冰皱眉,心中有不好的预感。

    “呵呵,镜哥哥的毒到了我身上,不过我没什么不适,只是头发白了而已,曲哥哥不嫌丑吧?”姬儿靠在他胸口道。

    “姬儿又来取笑曲哥哥,曲哥哥可不想当和尚去。”曲炎冰把她紧紧抱在怀里,表达了他的思念之情。

    良久,姬儿轻推开他道:“曲哥哥,你起床吧,我去看看尹哥哥。”

    “好,快去吧,他可得了相思病了,呵呵。”曲炎冰笑道。

    “啊。他怎么啦?”姬儿惊讶道。

    “没有一天不提起你的,呵呵。”

    姬儿嘴角抽了抽离开曲炎冰的房间,来到尹月尘房门口,没进门,房门就被打开了。

    “姬儿!”尹月尘立刻惊喜地叫了起来,然后把姬儿抱起来转了几个圈,高兴地一双凤眼都不见了。

    “我头晕了啦。”姬儿猛翻白眼,用得着这么激动嘛。

    “呵呵,姬儿,我好想你,么~”尹月尘放下她,立刻在她小脸上亲了一口。

    “呵呵,讨厌啦。”姬儿也笑起来,这男人像个孩子一样。

    尹月尘一双漂亮的凤眼闪亮无比,把姬儿从头到尾看了一遍道:“姬儿,你好像瘦了,这头发为什么变白了啊,我喜欢黑色的。”

    “那你去找个黑发的女人好了。”姬儿开玩笑道。

    “啊,宝贝,我不是这个意思啦,这辈子我就只有你一个娘子,其他都不要!”尹月尘立刻表明心迹。

    “切,你以前不是很多女人吗?”姬儿讽刺他。

    “啊,那些怎么算啊,而且那时我不认识你啊,要第一个认识你,我一定守身如玉的。”尹月尘焦急地解释。

    “好了,好了,别贫嘴了,去看看你哥吧。”姬儿不是有洁癖的人,只要他对她是一心一意的,她不会在乎他之前有多少女人。要在现代,这个根本不是问题。

    晚膳时候,一个女人,十个男人坐在了大大的红木圆桌前,聊天声不停,大家都是满脸的笑容,除了颜月的强颜欢笑。

    “好了,大家吃饭吧,呵呵。”姬儿微笑道,一头银发被她在脑后梳成一个马尾,扎了朵桃色的大花,看上去说不出的清爽妖魅。

    “娘子吃饭!”大家很默契地笑着异口同声。

    姬儿面上一红娇嗔道:“要死啦,这么大声,不怕别人笑话你们啊。”姬儿心里是高兴的。

    “怕什么!我们就是喜欢娘子一个人,说明我们英雄所见略同,大家说是吧!”龙啸天第一个道。

    “是啊,谁叫娘子这么招人喜欢呢,不爱都不行,呵呵。”范秋岩淡笑道。

    “哼,我是第一个有眼光的人!”王爷慕容灵泉很臭屁道。

    姬儿顿时一头黑线,这男人多了,嘴巴也多,一说话就吵得要命。

    “好了好了,我想说的是,现在事情都安定了,姬儿想去趟大佛寺,大家一起去吧,反正这边生意也稳定了,就当一家人去旅游好吗?”姬儿打断他们道。

    “好!女人你说什么就是什么!”琴疏狂最高兴,他和司徒已经合一,司徒又特喜欢旅游,自然答应。

    “姬儿,你放心,这店里现在不用我们看着也行的,美男美女多的很,生意也是晚晚爆满,我还想着东、西、北门区也去开几家呢。你说好不好?”龙啸天道。

    “好是好,不过还是不要了,有一家是稀奇,多了就不稀奇了,再者姬儿本来是想用来赚钱,现在看来我们一辈子都吃不完用不完的了,大家就别那么累了,平日里做自己喜欢的事就好了。”姬儿双目含情地看了他们一圈。

    “也好,我们不缺钱,姬儿也不用累了,在家生孩子就好,呵呵。”王爷笑道。

    “王爷,姬儿的毒没有去掉之前,是不能生孩子的,万一有个三长两短怎么办,我宁愿不要孩子,但求姬儿没事。”镜夜内疚道。

    “什么!姬儿中什么毒了,你们怎么没人说啊!”星辰和龙啸天都被吓得站了起来。

    “星辰、龙哥哥,坐下,姬儿没事的,颜哥哥,你觉得有救吗?我这毒算发作了吗?”姬儿问颜月。

    颜月看着她的小脸,突然鼻子一酸,站起身来转身走了,把大家都吓到了,颜月的意思不是很明显了吗?

    “呵呵,其实我自己真觉得没什么事啊,颜哥哥真是的,我去看看他,你们先吃。”姬儿心理也不安起来,难道自己死定了?

    剩下的几人哪有心情吃饭,尹月尘想跟去时,被范秋岩阻止,大家只好默默地等待。

    颜月房间,颜月对着窗外流泪,姬儿叹口气,从背后轻轻地抱住了颜月的腰。

    “颜哥哥,别担心,姬儿没事的。”

    “姬儿,颜哥哥无能,解不了这种毒,听爹说,这种毒很霸道,早年听南澳的大夫说过,没有解药,虽然可以用银针,但爹都没把握,我更是不行,而且姬儿已经发作了,要不然这头发就不会白的了。”颜月心痛无比。

    “呵呵,没事没事,你别自责,这是天意嘛,姬儿死不死去问问国师就知道了,不过我有预感我不会死啦,要不然剩你们十个美男,姬儿怎么舍得,颜哥哥,别想太多,去吃饭吧,大家都等着你呢。”姬儿拉他。

    “姬儿,我,我心里难受。”颜月抱住姬儿哭了起来。

    “别哭啊,哎,姬儿真没事的,对了,我那个避孕的快一年了吧,看来是时候生宝宝了,你们一个个都巴望着呢。”姬儿心想自己要真死了,好歹生一个出来安慰他们啊。

    “姬儿,别,你的身体重要。”颜月心痛得更厉害了,他知道姬儿的意思。

    “哎呀,姬儿回来了,颜哥哥要开心嘛,大家都不开心,那姬儿回去好了。”姬儿不喜欢这样子。

    颜月立刻擦泪道:“是颜哥哥不好,我们去吃饭。”说着拉着姬儿出去。

    九双眼睛看着两人出来,看到了颜月红红的眼睛,看到姬儿笑嘻嘻的小脸,没人说话,大致的大家都已经知道了。

    “好了,大家别担心姬儿,现在来说点开心的吧,今晚你们准备几个人侍寝啊。”姬儿端起饭碗吃饭。

    大家相互看看,依旧没人说话。

    颜月微笑道:“大家吃饭吧,我会想办法的,姬儿刚回来,大家开心才对,明日我们就去国师那边,看看国师的预测。”

    “呵呵,颜兄说得对,大家开心点吧,姬儿福大命大,一定没事的,她要敢走,范哥哥就找别的女人去了。”范秋岩心痛如刀搅,面上却依然微笑以对。

    “对,她要敢走,大家都找别的女人去,还找十个!不用争!”尹月尘眼睛红了。

    “哈哈哈,好啊,大家一起!”琴疏狂也大笑起来,可惜他的心也痛得无法复加。

    “好啊,你们一个个都造反啊,哼,要是敢碰别的女人,我就一人一飞刀,把你们的小**割了带走!”姬儿立刻大发雌威。

    “姬儿!你好恶心,我们在吃饭啊!”曲炎冰立刻嘴角直抽。

    “哈哈,要不来一盘酱爆小**,嘿嘿。”姬儿真恶心上了。

    “天哪,这女人疯了!”水潇竹顿时呕吐状。

    “嘿嘿,你们想不想知道一个秘密?”姬儿阴笑起来。

    “姬儿,要是很恶心,还是不要了吧!”星辰冷酷的俊脸也开始龟裂了。

    “我想知道啊,姬儿说吧!”颜月终于被逗笑了。

    姬儿小脸正经道:“你们想不想知道。。。咳咳,谁在床上最厉害啊?”说完大眼玩味了看了大家一眼。

    “砰!”曲炎冰的凳子往后翻到,好在旁边的尹月尘拉他一把,不然一定**坐庄。

    其他男人个个满头黑线,这女人怎么可以说这种事情。

    “姬儿,你说吧,我想知道呢,嘿嘿。”尹月尘自认功夫不错,所以很得意地笑着。

    顿时其他九人个个都用愤怒的眼光射他,这问题能说嘛!

    “姬儿,我看我们还是吃饭吧,你别说出来打击人,谁都知道琴兄天然优势好,我们都是自然灾害啊!”水潇竹更幽默了。

    琴疏狂立刻满脸通红道:“这,这不怪我吧,我父母生的!”其实他心里自豪着呢。

    他的话立刻引来大家的鄙视。

    “**大又不说明床上功夫好?”姬儿很奸险地看着琴疏狂,这话顿时让琴疏狂的脸都绿了。

    “女人,要不再试试!”琴疏狂阴狠道,这女人等着瞧!

    “哈哈哈,我就说嘛,要不然为何姬儿一幅痛苦的样子,估计是太大撑着了。”尹月尘立刻取笑他。

    “天哪,我,我上茅厕!”曲炎冰实在顶不顺了,这话题太劲爆了,他脸红似血了。

    “曲哥哥,你要学会厚脸皮啊,看看范哥哥,他还能悠闲地吃饭呢。”姬儿好笑道。

    “呵呵,姬儿,那你想范哥哥什么表情啊,我相信自己的功夫不能算第一,也不会是最后一个吧。”范秋岩淡定地很可怕,至少其他男人是这么想的。

    “我也这么想!”星辰也点头。

    “我,我不会是最差的吧?”王爷哭丧个脸,这里他最小,姬儿不会是说他吧。

    “年纪跟床上功夫不成正比的,呵呵。”姬儿好笑道。

    “那,那到底谁最好啊?”龙啸天立刻好奇地问道。

    “反正不是你!”姬儿吃着饭道,龙啸天连忙闭嘴。

    大家全部紧张地看着姬儿,等她公布答案,个个都紧张地要命。

    “你们干什么?吃饭啊,我是问你们想不想知道,没说一定要告诉你们啊。”姬儿无辜道,她本来就是想讲个黄色笑话的,其实她也不知道,只知道个个是狼。

    “噗!”一桌子饭菜都浪费了。

    姬儿秀眉直跳,大眼圆瞪发怒道:“你们都给我吃下去!太浪费了!”姬儿还没吃饱呢。

    男人们闻声立刻个个拔腿就跑,留下姬儿一人咆哮着鬼叫。。。。。。。。

    夜晚,舞夜吧营业了,果然人满为患,而且一切有条有理,一点也不乱,颜月说这些都是龙啸天的功劳,他管理手下有一套。

    姬儿看看那些疯狂的男人、女人们嘴角勾起了笑容,几个月下来,这里的女人也似乎习惯了,大厅中,美男、美女的服务员不停地穿梭着,客人们兴致高昂,好听的音乐、好看的表演,让姬儿好像置身在现代。

    “姬儿,生意不错吧!”星辰站到她身边微笑道。

    “星辰,你每晚做什么啊?”姬儿好奇道。

    “我什么也不会,就走来走去,不让喝醉酒的闹事,偶尔去吧台里耍耍酒瓶子而已。”星辰不好意思地挠挠头。

    “呵呵,这叫什么也不会啊,走吧,今晚不用你了,我们回去。”姬儿拉他往内走。

    “啊,那谁看着啊。”星辰脸红道,他也想陪姬儿的。

    “镜哥哥和琴哥哥啊,他们闲着呢,嘻嘻。”姬儿心疼星辰,自然想好好补偿他。

    结果,姬儿在房中和星辰恩爱时,王爷就跑了进来,最后一个个憋久的男人都来了,害得姬儿一晚上都没下到床,被五个男人都折腾了一次,龙啸天自作孽,不可活,不举粉的解药颜月没来得及做出来,所以让他气得想杀人,而曲炎冰的到来,让姬儿出乎意外了,这男人脸皮正在慢慢加厚中。

    第二天,男人们个个精神气爽,他们决口不提姬儿中毒的事情,只有龙啸天一脸菜色,不过颜月答应今日一定做出来给他,才让他开心起来。

    第三天,两辆豪华马车,数匹高大的骏马,一行人向大佛寺出发。

    太后和姬儿同坐一辆马车,太后是责怪姬儿一去这么久,让她无聊得要死,而且她就是不穿越,气死她了,所以侍卫传来姬儿要她同行去见国师的消息时,立刻就答应了。

    当太后看到姬儿这么多美男时,口水都下来,羡慕啊。

    “天哪,为什么我就没这种狗屎运呢,老天爷,你也太不公平了!”太后不平地大叫发泄。

    “呵呵,有什么好,累死人的!而且,你看看,我这头发,也不知会不会死。”姬儿扁嘴道。

    太后听了姬儿的解释忽然惊道:“我知道了,我知道了!哈哈哈!”

    姬儿一头雾水道:“你知道什么啦?”

    “是你死了,我才能穿回去,一命换一命,我说呢,怎么我还没穿呢,原来是你没死!”太后高兴道。

    “啊,不会吧,我死了,难道你穿越到我身上不成?”姬儿想不通了。

    “切,我当然是回去了,可我本来是不死的啊,所以可以跟阎王说条件,我代你死,你就复活了啊。”太后越想越觉得合理。

    “呃,有可能。”姬儿想想也许真的是这样也说不定。

    “也许,国师能帮我们!太好了。”太后高兴万分。

    太后的想法确实是正确的,在姬儿到达大佛寺,刚走进大门时,心口一阵剧痛,整个人就陷入了黑暗之中,急坏了所有的人。

    而国师也早料到他们回来,一见姬儿倒下,他就出现了。

    一阵手忙脚乱后,国师微笑地看着太后道:“太后娘娘,可准备好了?”

    “国师!原来你早知道啊,呵呵,准备好了,让姬儿活过来吧,要不然地下又要多十个男鬼了,呵呵。”太后看到悲切万分的男人们为姬儿高兴,这女人真的有十个夫君,而且个个都深爱着她,不知道自己回到现代后有没有这种好运呢,不用十个,只要一个真心爱自己的就足够了。

    十个男人在听到姬儿可以复活时,都不敢相信,个个星眸含泪,期望地看着老国师。

    “呵呵,放心,天意如此,此女有济世之怀,大爱无私,老天爷既然让她来到异世,又怎会轻易夺去她的性命呢。此女之子以后将会君临天下,加快历史发展,改变历史洪流,所以尔等应好生爱护,让你们子孙后代多多积福。

    “是,国师大人!”十男跪地谢国师。

    “国师大人,琴某和司徒两人一体,只有十年阳寿,忘国师指点一二,琴某想多陪陪姬儿。”琴疏狂知道国师确实是高人,所以把这事说了出来。

    “呵呵呵,无尚的布施将会帮助你延长性命,好自为之。”

    “多谢国师指点,琴某定广布善举,感谢上天好生之德。”琴疏狂和司徒大喜,连忙道谢。

    这时范秋岩站了出来,淡定微笑道:“国师大人,请问姬儿的十位夫君正是我们十人吗?有没有搞错呢,姬儿一直担心这个问题。”

    “哈哈哈,你们多虑了,你们十人都是人中龙凤,是此女的十位夫婿,姻缘天定,佳偶天成,所以既然你们能在一起,自然是不会错的。”国师大人的话让镜夜彻底地放下心来。

    “呃,国师,我想问问我们十个人,谁的儿子将会君临天下啊?”王爷好奇道。

    国师一双仿佛能看穿人心的双眸在十人脸上慢慢地掠过,让大家紧张万分,其实这问题个个都想知道。

    “呵呵,老纳今日透露天机太多了,这个问题就不回答了,不管是谁的儿子,你们都要帮助他,包括你们将来的孩子,一人得道,你们子孙后代都将受到福禄恩泽。好了,话到这里,各位外面等候吧!”国师把好奇的男人们请出大殿,里面只剩飘荡在黑暗中的姬儿,以及一脸紧张的太后。

    第三天,姬儿醒了过来,太后面容平静地离世,国师坐化,一切都那么的不可思议。

    男人们把事情都告诉了姬儿,姬儿见他们古怪的脸道:“你们干嘛这么看着我,我都说了不会死了。”姬儿看看自己的头发,果然已经变黑了。

    “姬儿,你说我们谁的儿子会君临天下呢?”尹月尘凤眸晶亮道。

    “我,我怎么知道?”姬儿口吃道,莫名其妙,自己又不是神仙。

    “那我们什么时候开始生儿子啊?”王爷又急道。

    “我还不想生!而且,你们谁最听话,我就先给谁生,哼!”姬儿这下牛B了。

    范秋岩好笑地摸摸她的秀发道:“其实姬儿先生谁的都没关系,大家一样疼爱的。”

    “是啊,反正都是姬儿的孩子,我们都当亲生的。”曲炎冰微笑道。

    “嗯,只要是姬儿的,我都喜欢。”星辰点头。

    “我也一样的,你们别以为我不会疼爱你们的孩子啊,我只是想知道谁的那么厉害啊,没别的意思。”尹月尘连忙解释道。

    “姬儿,我喜欢女孩。”水潇竹害羞道,换来姬儿的一身鸡皮疙瘩。

    “哈哈哈,是男是女都好,我都喜欢,司徒也喜欢。做皇帝的才累人呢!”琴疏狂大笑道。

    “是啊,做皇帝有什么好,我只要我孩子平安。”龙啸天也插嘴道。

    “我想我孩子能学医术。”颜月向往道。

    “我,我只是想姬儿早点生,至少不要我等十年吧?”王爷惊恐道。

    “我,我听姬儿的。”最无声的镜夜弱弱地说了句,一次的犯错,让他一直耿耿于怀,他内心对姬儿很内疚,虽然姬儿并不怪他,他也觉得自己实在卑鄙了些,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当时就会做那种事呢?

    姬儿看着他们一个个很大方的样子,鄙视地扁了扁小嘴道:“我想生的时候告诉你们,现在你们就别说这么好听,我没玩够,不生!”

    男人们相互看看,表情古怪,却谁也不说话。

    接下来,太后的事很快处理好,因为太后留下了遗谕,所以皇上也无话可说,只能大赦天下,最伤心地莫过于太上皇,他看着太后留给他的一封信,更是悲从心来。

    上面简简单单地写着一句话:“若有来生,你不是皇帝,愿与你做比翼鸟。”他何尝不知道她的心思,可爱上她时,自己已经后宫嫔妃无数,哎,天意。

    很快来到姬儿十六岁的生日,这一晚,舞夜吧全所未有的火爆,因为今日姬儿将自己登场表演,而她的十个男人也将全部上场。

    早几日发出去的消息让整个京城都在沸腾,这一晚整个舞夜吧连个站的位置都没有,人挤人,人塞人,但却很有次序,因为皇上的御林军变成了舞夜吧的护院。

    姬儿黑发笔直,直到腰间,耳边一朵鲜艳的枚红色大花朵牢牢别住,上身枚红色发亮紧身抹胸,把她的傲人**显露出来,下身同色系紧身平底短裤,露出修长雪白的双腿,腰下一窜五颜六色的小铃铛加上五彩斑斓的珠子,走动起来发出清脆的声音,非常的悦耳。

    十个男人的长发全部在脑后绑成马尾,上身全部是透明无袖背心,下身是紧身皮裤,把性感部位全部勾勒出来,看得姬儿自己差点流鼻血。本来这群男人谁也不肯,但姬儿说今晚表演最出色的,就能陪她在床上过生日,所以个个豁出去了,而姬儿是不到表演时间,不让他们出去,不能给后台那帮丫头们吃冰淇淋啊。

    等姬儿的表演到的时候,全部乐器上台了。

    十个男人戴上墨镜试样的黑布带子,整齐地走上台,顿时引来男子哄声,女子尖叫。

    范秋岩一把小提琴站在整个台的左上角,星辰手拿竹笛在他边上。

    琴疏狂的古筝在中间,旁边是镜夜的扬琴和慕容灵泉的架子鼓。

    右上角是颜月的吉他,而不会乐器的曲炎冰、龙啸天则站在两边各拿玉笛一支,当然是装样子的。

    尹月尘和水潇竹为伴舞,姬儿就是想全家都在上面,所以搅尽脑汁。。

    这个阵容已经让大家惊喜,等到音乐响起,****的姬儿跃上台时,掌声如雷,男子的口啸声不断。

    姬儿不跳艳舞,而是选择边唱边跳,因为后面的水潇竹和尹月尘正适合这首歌曲的节奏。

    小嘴轻启,手脚舞动,灯光四射,场面火爆。

    天地悠悠过客匆匆潮起又潮落

    恩恩怨怨生死白头几人能看透……

    姬儿在前边唱边跳,活力四射,水潇竹和尹月尘两人后面分站两边,动作一样有力整齐,帅得不得了。

    台下个个振奋,最后大家呼唱:“何不潇洒走一回。。。。。”

    一曲完毕,大家死活要让姬儿再跳一个,姬儿心情好,下手摘下耳边的大花朵,甩了下长发,向琴疏狂使了个眼色后,**的琴声顿起,水潇竹和尹月尘立刻回到颜月身边,跟着他弹节奏的摇摆身影,一起摆动。

    艳舞开始!

    水蛇一般的妖娆,长发飘散,甩出阵阵涟漪,雪白的手臂和修长得**配合得天意无缝,个个动作都尽显姬儿的女子性感之态,让男人疯狂,女子羡慕。

    一女十男,在这舞台上搭配完美,这天下再也找不出如此完美的组合了。

    这一夜,疯狂直到凌晨,而第二天,整个京城都在流行这首《潇洒走一回》。

    同样,这一晚姬儿和她的十位夫君也疯了,喝了庆祝的酒,唱了生日歌后回到后院,姬儿首先娇笑地在每个夫君那黑色皮裤下突出的性感部位撩一把,堪比女流氓。

    “姬儿,今晚龙哥哥想陪你。”龙啸天见姬儿小脸通红,双眼含媚,第一个忍不住了。

    “不行,姬儿,尹哥哥也想陪你。”尹月尘连忙扑上来。

    “哼!今晚姬儿是我的!”王爷立刻把两人推开。

    “我也要!”水潇竹也加了进来。

    “我看没人不想要吧,女人,你说怎么办啊?”琴疏狂也想得很。

    “你们可别把姬儿累坏了,又不是只有今晚!”范秋岩连忙劝道。

    “可今晚不一样啊,我也很兴奋。”曲炎冰难得厚起了脸皮。

    “娘子,不如今晚生宝宝吧?”镜夜凑上来道。

    “我也不让了!”星辰酷酷地站了出来。

    “姬儿会受不了的。”颜月笑着摇头。

    姬儿嘴角直抽道:“这样吧,你们打一架,谁赢了谁进来好了。”

    “姬儿,不行!你偏心,明知道哥哥武功最高了,不行啦!”尹月尘立刻拉住她。

    “死小子,哥跟你有仇啊!”范秋岩郁闷啊,其他还没人反对,自己弟弟第一个,岂有此理,白疼他了。

    “哈哈哈,范兄,这个确实不公平啊!”琴疏狂也知道自己剩不了他。

    范秋岩当然也想今晚能陪姬儿的,不过看来今晚他没优势,搞不好被群殴。

    “那你们说怎么办?”范秋岩又开始淡笑了。

    “剪刀石头布!”慕容灵泉叫道,这可是姬儿教他们的。

    “好,公平!”曲炎冰笑道。

    大家相互看看,都点头同意,不过开始尹月尘和王爷两人一输都赖皮,结果只好作罢。

    “这样吧,痒痒粉!谁忍住最后一个挠的就谁赢!”姬儿奸笑道。

    “啊,姬儿,你太狠了点吧?”镜夜吓一跳道。

    “镜哥哥可以不比啊。”姬儿笑得更奸了。

    “不要,比就比!”镜夜才不肯错过机会,虽然姬儿也接受他了,但他知道自己做的还远远不够,一定要让姬儿知道自己对她的爱不比任何人少。

    “好!比,就手背上好了!”颜月笑道。

    “不行,颜兄笑得这么奸,他一定有准备!”水潇竹大叫道。

    “水兄啊,我没这么狡猾吧?”颜月苦笑。

    “嘿!为了姬儿,这里哪个不狡猾啊!”水潇竹不客气道,他上当的时候可多了,好几次看到这帮男人白天偷吃的,自己还傻傻地轮着晚上呢。

    姬儿小脸一红,确实,这几个男人个个狡猾,最狡猾的当然是她的范哥哥,偷吃不留痕迹,还一脸的淡定继续轮流晚上,一次不落后,自己之前怎么就没看出来这个美男这么腹黑呢?不过自己也喜欢,范哥哥可是最闷骚的,嘿嘿。

    “好了,好了,别玩的,姬儿今晚一个不要,免得你们争,我要睡觉去了。”姬儿拍拍**转身回房,留下一帮**上脑的男人张大嘴巴,面面相觑。

    姬儿一进房,外面的男人离开大厅,全部来到院子里,个个面色谨慎看着范秋岩。

    “呵呵,姬儿要睡觉,我也没办法,这样公平不是吗?”范秋岩好笑道。

    “可今天是姬儿的生日啊,也该庆祝一下啊。”王爷嘟嘴道。

    “那你进去看看,会不会被她踢出来?”尹月尘好笑道,他敢保证姬儿会赶他出来。

    “那大家都睡觉了?”龙啸天睁大双目惊讶道。

    “龙兄,你还想怎么样,都是去睡吧!”琴疏狂掉头就走了,现在五个小楼,姬儿和范秋岩、星辰一个楼,其他八人分开,每两人一个楼,红妈妈因为小孩的关系,已经住在贺太师府了。

    当初为这个问题,又是一顿大吵,姬儿只说范秋岩是大家长,星辰是她最心疼的男人为由,把其他人赶出去,现在变成了琴疏狂和镜夜一个楼,因为他们本来就是主仆,龙啸天和曲炎冰一个楼,两个生意人,水潇竹和尹月尘一个楼,两人可以一起练舞,剩下就是颜月和王爷一个楼,两人反正也习惯了。。

    这一散开,大家纷纷回楼,两人一组就商量开了。

    姬儿刚梳洗完毕,脱下舞衣,穿上宽松性感的黑色吊带丝绸睡衣,躺上大床,看着手里的一个小瓶子嘴角勾笑,她敢保证那帮家伙一定会有人过来。

    突然听到撬门的声音,姬儿好笑地打开玉瓶,取出一颗黄色药丸吞下了肚子,她今晚要试试什么是****的滋味,生日嘛,十个男人总不能偏袒谁了。

    “姬儿。。”门被打开了,第一个居然是龙啸天,进来悄悄地关上门,笑得银荡地走进姬儿,看到性感的姬儿时,立刻目露银光。

    “龙哥哥,你怎么不睡觉?找打是吧!”姬儿可没想让他第一的,她的范哥哥和星辰怎么这么笨啊。

    “姬儿,不要啦,今天你生日,龙哥哥想给你庆祝,让你舒舒服服的好不好?”龙啸天魔爪直接罩在姬儿的**之上,满脸的**。

    “好是好啦~不过你不看看后面是谁吗?”姬儿刚想着奇怪,就好笑地看着后面一排怒气冲天的男人。

    “啊。”龙啸天立刻转头,“你,你们什么时候进来的?”

    “想让人不知道你犯规啊,你门都不关,胆子不小啊。”尹月尘两只手,一个握拳往另一手掌拍击,一付准备扁他的样子。

    “啊,我,我关了啊。”龙啸天吃惊道,一定是有人陷害他,看过一张张发怒的脸,只有范秋岩是一脸淡笑。

    “范兄,你阴我?”原来龙啸天一来,范秋岩就知道,他也知道今晚一定不会消停,所以龙啸天进去后,他就故意把门打开,结果那几个男人居然一下子全来了。

    “龙兄,要讲证据的。”范秋岩好笑道。

    “你,你们都来了,不是一样!”龙啸天见几人越来越靠近他,连忙先把头包了起来。

    “是一样,不过枪打出头鸟。”曲炎冰报复道,谁让这家伙不叫他呢。

    “啊,别打脸!”龙啸天惨叫,那快如雨下的拳头,毫不留情地打在他的身上,把姬儿逗得咯咯直笑。

    “好了,好了,别把他打残废了,这样吧,一个个来,你们自己商量谁先谁后,今晚娘子就让你们都满足一回。”姬儿双眸溢光流转,流露着**的光芒,妖娆性感的身子扭动一下,还向他们抛个媚眼,让男人们更是瘙痒难耐,立刻全部往床上冲。

    “啊。。”一声惨叫,镜夜第一个被震飞出床。

    “啊,讨厌啦,别碰那里。”姬儿的药性开始发作,敏感无比,身上很多手,也不知是谁的。

    “啊。。谁?”尹月尘也摔下了床,气得他俊脸发黑。

    “按落床顺序啊,最后在床上的第一个,以下类推!琴哥哥最后!”姬儿大叫,她受不了了。

    “啊。。”王爷也被飞了出去。

    “为什么我最后一个?”琴疏狂狂吼一声,不服气。

    “啊嗯,因为姬儿吃不消你啊,乖,啊,哦,轻点。。”姬儿的黑色睡衣被拉出好几个洞。

    琴疏狂无奈,心疼姬儿,只好乖乖下床等候。

    “啊!啊!”连着两声,曲炎冰和水潇竹也被摔下了床。

    床上剩下范秋岩、颜月和星辰三人。

    颜月见范秋岩个星辰怒瞪他,连忙投降道:“我第三好了!”然后自己乖乖地下床好。。。

    “星辰,我们一起?”范秋岩挑眉道,其实两人早商量好了,把其他对手先打下床再说。

    “范兄,你是大家长,自然第一,嘿嘿。”星辰双手捏着姬儿的**,过瘾无比,他不介意让范秋岩第一个,得罪这个腹黑无敌的男人,自己以后别想过好日子,过了手瘾后乖乖地下床拉下纱帐。。

    “多谢星辰!”范秋岩这一次也是当仁不让,谁叫这天这么有意义呢。

    下面的人打成一团,原来大家都觉得对方卑鄙,尹月尘、王爷和镜夜自然不想落在后面,所以要重新排列,只能武力解决一切。颜月手上拿了一包不举粉道:“我第三个,别跟我抢!要不然今晚你们就轮不到了。”原来颜月也有奸诈的时候。

    琴疏狂拿来了一壶酒,把圆台拉到角落,自己先喝起来,反正他最后一个。

    床上火烧火撩,床下拳头百出,当然是不能用内力的,所以是惨叫不断,那叫一个热火朝天啊。

    “啊嗯。。”范秋岩亲吻姬儿的小嘴……姬儿睁开迷人的双眸,深情地看着这个俊脸非凡的男人,一双小手围住他的脖子,两人似乎都没听到床下那一团乱。

    “嗯,范哥哥,姬儿好热啊。”姬儿的药丸开始迅速发散了,身子难受得直扭起来。

    范秋岩一看她整个身子都泛上粉色,心里一惊道:“姬儿吃**了?”

    姬儿难为情道:“不吃能行吗?”那小脸更是银荡地滴出水来。

    “呵呵,确实,那范哥哥可不客气了哦。”原来范秋岩怕姬儿等下会累,所以尽可能地温柔,这下他就没顾忌了,主要他也想痛痛快快爱姬儿。

    “讨厌,来嘛~”姬儿娇嗔一声,叉开双腿,迎接她最爱的男人。

    “哦!”范秋岩身子一沉,低吼出声,姬儿更大声,让外面的男人更是打得厉害,谁都知道很难忍到最后的。

    “啊哦,范哥哥,噢,好棒,好舒服,嗯,啊。”姬儿在范秋岩剧烈的律动下银叫连连,爱水泛滥。

    一时间整个房间惨叫声和欢爱声交织,真是千年难得一见的宏观场面。

    范秋岩火热的种子带着最深的爱意留在了姬儿的体内。

    第二个是星辰,没人敢抢,自然是范秋岩叫的名字,星辰立刻撩开纱帐翻了上去,那炙热的小星辰早就迫不及待了,姬儿已经陷入**之中,只知道她要,一把抱住星辰,就让他狠狠地贯穿了她。

    第三个颜月,看他手上的粉就没人跟他抢,第四个是左眼已经瘀青水潇竹,人小,但武功底子在,灵敏的他自然获胜,第五个是坯子尹月尘,他武功也不弱,王爷在发狂之下终于轮到了第六个,差点没让他流泪,第七个是曲炎冰,聪明的他动脑多于动手,第八个是镜夜,第九个是龙啸天,琴疏狂当然只能最后一个。

    床上人影不停地变化,姬儿已经不知道谁是谁,只知道她体内好热好空虚,只要他们狠狠地爱她。

    一晚上,房内充数着**的气息,直到天亮,姬儿的药才彻底解开,这中间,范秋岩和王爷是两次,因为王爷最小,大家才破例让他的。

    姬儿醒来时,床上、地上全躺满了人,原来谁也不愿意走,所以把自己的被子抱来直接睡地上了,姬儿心里温暖无比,感觉一下自己的身体,下面很清凉,知道一定是颜月为她上了药膏,这****丸实在太强大了,以后过年过节倒是个不错的选择,起码姬儿看到的都是一张张满足的脸,虽然好几张脸伤得有些狰狞,但她依然觉得他们是最俊美的。

    经过这一晚上,十个男人间更加的有爱了,个个把姬儿当宝一样。

    一个月后,姬儿突然呕吐起来,颜月一把脉,发现姬儿居然怀孕了,一算时间,上次那碗药一年的期限早在她生日之前就已经过效,只是他不记得,姬儿也不记得。

    “姬儿,你有了。”颜月看着姬儿激动地宣布道。

    “什么!有了?什么时候有的,是谁的?”姬儿自己吓得从床上坐了起来。

    其他男人更是个个惊喜无比,等待颜月的答案。

    “有一个月了,猜得不错的话,应该是姬儿生日那天,至于谁的?”颜月露出苦笑,“只怕生出来才能知道。”

    “啊,那天!那怎么生啊,我吃了药对胎儿不好的!还是不要了,我要优生优育。”姬儿现代思想没变。

    “呵呵,无碍的,颜哥哥会帮胎儿去胎毒,现在还小,不会有事的。”颜月是神医,这点做不到还叫什么狗屁神医啊。

    “啊,那会知道是谁的吗?”镜夜怯怯地问。

    “只能生出来看长相了,这个谁知道啊,我不是神仙!”颜月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

    “会不会生出来个十不像啊?”姬儿惊叫起来。

    “姬儿!”王爷大叫起来,她这叫什么话啊。

    “哈哈哈,十不像?哈哈哈。。”琴疏狂大笑起来,也只有这个女人想得出来。

    大家都看着姬儿哄堂大笑起来,姬儿扁扁嘴道:“哼!最好是十不像!你们以后就不用让我生了。”姬儿想着这样一来,他们都会当自己的孩子看待了。

    “啊,那不行,一个太少了,多要几个吧?”镜夜又道,他可是有任务的。

    “一个生出来都要生死人了,慢慢等吧,十月怀胎,哈哈,你们憋吧。”姬儿大笑道。

    十个男人一头黑线,颜月道:“也不全然,姬儿有身孕前三个月大家就等等吧,后面会安全点,不过要小心,别太粗暴了,八个月后就不能碰了,要再过三个月才行,大家明白没有?”

    “那就是前后要憋6个月?”尹月尘惊恐道。

    “怎么?你可以去外面找没女人,反正女客人也很喜欢你啊。”姬儿立刻斜眼看他。

    “啊,哪,哪有,我不会的,姬儿放心,不就是两次三个月吗?我能忍的!”尹月尘立刻保证道。

    “这不容易嘛,等姬儿不能行房时,大家都涂上不举粉,免得心烦意乱!”龙啸天出了个好主意。

    “哈哈哈,这主意好,不错不错!大家听到没有啊!要是爱我,现在马上去涂去,反正已经不能做了。”姬儿大笑道。

    “一涂就三个月啊,不是两个月就可以了吗?”王爷眨巴星眸算计道。

    颜月好笑道:“二个月时,我给你们解药就是。”

    “姬儿,我不用了吧,曲哥哥不会的。”曲炎冰立刻站出来,他总觉得毛毛的。

    “要涂一起涂,免得谁笑话谁!”尹月尘立刻大叫道。

    范秋岩嘴角猛抽,这招确实狠!

    “这个会不会对以后有影响啊?”水潇竹小声道。

    “有什么影响,好得很,我都两次了。”龙啸天很牛逼地道。

    “哈哈哈。。。。。。”大家立刻再次爆笑,这家伙,这种事也拿出来吹啊。

    “呵呵,确实没影响的。”颜月给大家保证。

    “那就涂吧,大家一起,我要看着!不然谁又耍赖!”王爷说完看向范秋岩,而大家也全部看向范秋岩。

    “呵呵,你们看着我干什么啊,大家涂就是了。”范秋岩好笑道。

    “我去拿。”颜月转身回去自己的小楼,拿来了不举粉,每人一小包。

    姬儿双眸睁大,看着这一壮举,十个男人,十只小**在她面前一同拿出来,实在是要流鼻血了。

    接下来姬儿就是安胎了,十个男人照顾地无微不至,姬儿说一不敢说二,要什么有什么,有一天她想吃葡萄了,可这古代这种东西很少见,结果琴疏狂和镜夜两人找遍了整个京城,才用高价买回来两串。

    还有一次姬儿半夜睡不着了,想出去吃宵夜,可太晚了没地方开门,范秋岩和星辰抱着她跑遍整个京城,才把她喂饱。

    还有姬儿闷了想看尹月尘跳舞,尹月尘结果跳的连底裤都脱光,当然姬儿为他的男人们都做了好几套的三角内裤,说是性感,男人穿着不舒服也只有习惯。

    还有姬儿突然想剪他们的头发,结果龙啸天成了古代第一个短发俊男,居然还特别的帅气,本来龙啸天是苦丧着脸的,后来见姬儿老喜欢看他,他就高兴地笑开了,觉得短发挺方便自在的,结果镜夜一狠心,也让姬儿剪了个,博得了娘子的开心。

    范秋岩每日里都为姬儿弹奏温和的乐曲,为了姬儿的那句胎教。

    等姬儿第四个月时,肚子已经看得出来了,个个男人发嗲地把自己的脑袋靠姬儿的肚子上,说是要听听宝宝的声音,把姬儿笑得东倒西歪。

    而也在这个时候,男人们的不举粉药效过了,听从颜月的吩咐,温柔地与娘子缠绵,直到八个月,姬儿肚子已经很大,男人们再次涂上药粉,而对姬儿更加的小心照顾。

    十月分娩,姬儿的房间里,丫鬟进进出出,里面惨叫连连,十个男人着急地等在门外,请来的产婆正在接生中,颜月没接生过,所以他不太敢。

    听着姬儿一声又一声杀猪般的叫声,他们是冷汗直流,怎么还没出来啊。

    “啊,我不要生了!”姬儿的叫声响彻天际,震起飞鸟无数。

    “哇哇哇。。。。”同时婴儿响亮的大哭声传了出来。

    “少爷们,小姐生了,是,是小公子!”鲍菊花大嗓门地喊了出来。因为姬儿不愿意让他们承受世俗的眼光,所以他们并没有正式成亲的,所以外人也不称姬儿为夫人,不过大家都不在乎,反正在他们心里姬儿就是他们的娘子,姬儿心里,他们就是她的夫君,每人肩膀上都有姬儿的定情牙印的。。

    “哈哈哈,我们有儿子了!”琴疏狂大笑起来,其他人也喜悦万分。

    小绿把小少爷抱出来,立刻大家都围上去,星辰和范秋岩却是一起跑进了产房里,他们更担心自己的娘子。

    “姬儿,你没事吧?”范秋岩心疼无比,星辰也拉着姬儿的手。

    “天哪,疼死我了,你们别再让我生了。”姬儿害怕道。

    “好,不生就不生,有一个儿子就够了。”范秋岩和星辰对看一眼,点头同意,姬儿对两人露出爱意的目光。

    “姬儿,你说这小东西像谁啊?怎么真的是十不像啊?”颜月把小宝贝抱进来。

    “我看看。”姬儿笑了起来,刚生出来哪会看得出像谁啊。

    颜月把孩子递到她面前,姬儿看了半响,嘴角抽了抽道:“确实十不像!”。

    “咦,有胎记啊,这是什么?”水潇竹正摸小宝贝的小手,见那白胖胖的一截上小手臂上有个银色的胎记。

    “天哪,这,这不是范兄指套上的银龙吗?”星辰惊叫。

    范秋岩立刻伸出自己的手指一看,那银龙指套上那雕刻精美的银龙居然不见了,而小手臂上赫然就是这条银龙,天,这是他的儿子!

    “天哪!我的儿子,他是我的儿子!”范秋岩也失控了,激动得眼泪都飚出来了。

    “你们说这个小宝贝会不会就是以后君临天下的那个啊,银龙都到他手上去了。”其他男人难免有些失望,不过想到也是姬儿的儿子,自然也是欢喜的。

    “我看一定是,姬儿,为了以后辅助范兄的儿子君临天下,你可得多生几个辅助他啊。”龙啸天又欠扁了。

    姬儿累得不行,知道是范哥哥的,心里也高兴,不禁翻了个白眼睡了过去。

    轻轻为她盖上被子,男人们抱着小宝贝走了出去。

    范秋岩满脸笑容地接受大家的祝贺,心里是雀喜不已,第二天,皇上圣旨,收姬儿第一个儿子为义子,举国同庆。

    二个月后的某一天,姬儿正抱着小宝贝在喂奶,引来了一只狼,那就是尹月尘,只见他来到姬儿面前,美其名是看着姬儿的宝贝儿子,实际上就看他的小嘴嘴吸着娘亲的奶头,自己口水都要流下来。

    等小宝贝满足地睡着后,尹月尘接到手中,自己脑袋一低,顿时让姬儿娇叫起来,这个时候的姬儿是极其敏感的,何况她也已经差不多四个月没有和夫君们恩爱了。

    姬儿的叫声又引来了一匹狼,是水潇竹,他正拿东西回来,一见尹月尘在吃奶,立刻扔下东西跑过来道:“娘子,我也想尝尝。”说完不客气地扒开姬儿的文胸,握住另一边涨满的丰盈,就吸了起来。

    “啊,你们住手啦,把宝宝的奶都喝完了。哦啊。”姬儿身子酥软,只见一条身影闪到,姬儿软倒在琴疏狂宽厚的怀里。

    “宝宝。。”姬儿担心自己儿子。

    “我把小宝放去睡觉。”尹月尘放开嘴,立刻把宝宝抱进屋去,琴疏狂也把姬儿一把抱起道:“女人,我们也回屋去,我还没尝过奶水啥味道呢。”。。。。。。。

    这一天成熟姣美的姬儿又激起了十个男人的兽性,让姬儿再一次满足地沉睡,连宝宝吃奶都是她睡着的时候,男人帮忙的。

    一年后,不想生孩子的姬儿又生下了一个女儿,是星辰的,把星辰乐得那张冷酷的脸再也冷不了了,每天抱着自己的心爱小宝贝得意地显耀,因为怕重复,所以接下来都是有计划的同房。

    接下来几年,姬儿几乎真像母猪一样,每年生一个,第三个是王爷的儿子,第四个是水潇竹的女儿,第五个是曲炎冰的儿子,第六个是琴疏狂的女儿,第七个是颜月的女儿,第八个是尹月尘的儿子,第九个是龙啸天的儿子,最想得儿子的镜夜居然是最后一个,但上天也眷顾他,姬儿为他生了对龙凤双胞胎,让镜夜心喜地直掉眼泪。

    姬儿二十八岁了,完成了最伟大的使命后,她说的第一句话就是:“我要重冲出江湖!”

    当晚早已扩大规模的舞夜吧,再一次成为了京城的沸点,二十八岁的姬儿再一次独领**,舞动天下,不愧为天下第一舞娘!!!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回书页]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