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欢迎来到寻书看小说网!Http://Www.Xunshukan.com 
啃书网 言情小说 冷君夜妾介绍 毁情夺心、尘埃落定 大结局

毁情夺心、尘埃落定 大结局

小说:冷君夜妾| 作者:胡狸| 类别:言情小说 更新:2015-9-11 9:59:58

寻书看 Www.XunShuKan.Com

    大结局

    从公园离开的佑熙不敢在家,不敢见凌啸阳,怕,怕他会在自己浓浓的爱意下而灰飞烟灭。

    她回到了她之前的家,将自己关在屋子里,心中想的却是凌啸阳和儿子。

    她不知道自己要怎么办,内心矛盾混乱,真的只有离开才是最好的方法吗?可是……她舍不得离开,真的舍不得。

    蜷缩在沙发上,佑熙心中担忧着凌啸阳,想着凌安,她忍不住给家里拨电话。

    接电话的是吴妈,佑熙只喊了一声喂,就听吴妈焦急的道:“太太,是太太吗,您去了哪?先生身体不好,您是不是可以在身边照顾?”

    佑熙心中难受,手抚着额头,痛苦的问:“吴妈,啸阳好些了吗,凌安乖不乖,有没有哭?”

    “小少爷睡着了,我刚冲了奶粉给他喝,先生已经没事了,那种奇怪的症状消失了,太太……”

    “喂,安佑熙,你去了哪里,给我马上回家。”电话那头传来了凌啸阳暴怒的声音,透着电话,也能感觉到他的怒气。

    佑熙心一紧,慌忙道:“我今天不回去了,改天给你电话!”啪,佑熙合上了手机。

    他能大吼大叫,真好,证明他没事了,他很好。刚想着,她的手机响了起来,来电号码是凌啸阳的,佑熙迟疑了一下,没有接,一头倒下,痛苦的踢着双脚,大喊着怎么办怎么办……

    凌啸阳合上手机,佑熙竟然不接他电话,他不懂佑熙是怎么了,昨天他们和好了不是吗,为什么一觉醒来什么都变了,她竟然躲他躲的不回家了。

    前些日子不和他同房睡,这下,更能了,竟然离家了,凌啸阳脸色阴霾,吩咐吴妈照顾好凌安,便去找佑熙。

    他要问问佑熙倒底怎么了,为什么要躲着他,为什么对他若即若离,他受不了……是让他死还是活,给个痛快,这样算什么……

    凌啸阳知道,佑熙没什么地方可去的,除了以前的屋子,他想不出佑熙会去哪里。

    来到佑熙老屋的楼下,下车,将车门重重关上,几个大步上了楼,来到门前,他伸手烦躁的敲门,门被他的拳头捶的砰砰大响。

    屋子里的佑熙听到这粗鲁的敲门声,心怔了一下,反弹性的坐了起来。

    她没有开灯,屋子里一片黑暗,掩盖了她满是痛苦和挣扎的神色。

    “安佑熙,我知道你在里面,快开门。”听不到佑熙的回应,凌啸阳在门外不耐的大喊。

    佑熙听着是凌啸阳的声音,低头,捂着耳朵,心中一片害怕,默默的喊,凌啸阳,你快走开,走开,不然你会消失不见的,走开、走开……

    莫非是她的碎碎念起作用了,敲门声突然消失了,佑熙抬头,侧耳倾听,外面没声音了,心想是凌啸阳离开了吧,正要长吁一口气,却听到了开门关门的声音。

    她的心一惊,从床上跳下地,慌乱的将卧室门反锁,用身体紧紧地抵住了卧室的门,想想凌啸阳的底子,一道小小的锁怎么能难得住他。

    凌啸阳站在卧室门前,转动了一下门把手,没有打开门,有些焦躁的喊道:“安佑熙给我开门,说清楚为什么躲着我?!”

    佑熙闭着眼,心中痛苦,低低的喊道:“你走吧,我不会开门的,儿子还需要你照顾,你回去吧,我想自己静一静……!”

    凌啸阳耐着性子哄着佑熙:“佑熙,听话,跟我回家,我们需要好好谈一谈。”

    佑熙想着凌啸阳昨夜的痛苦摸样,心一阵的恐惧,“我不要回家,我不要见到你,也不要靠近你,你走啊!”

    佑熙的话刺痛了凌啸阳的心,凌啸阳气怒的在门上踢了一脚,低吼道:“安佑熙,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事,昨天夜里不是好好的吗,今天为什么又回到了原点,不止冷漠,还离开家躲着我,为什么你这么喜怒无常,耍我好玩是不是?!”

    佑熙痛苦的道:“啸阳,请你走好吗,让我自己待着……”

    凌啸阳受不了佑熙这样,冷声威胁道:“你是自己开门,还是让我动手?是自己出来,还是让我动用武力?”

    “凌啸阳,你听不懂吗,我不想见你,不想和你在一个屋檐下,不想靠近你,不想……爱你……你这样逼我算什么?”佑熙的泪忍不住滑落,她不是不想,而是不能,她的话伤了自己也伤了他。

    门外静默一片,久久地才响起了凌啸阳沉闷而痛苦的声音:“你……说的是真的吗?”

    不,佑熙摇头,不是真的,转身,想要开门,可是却忍住,头抵在门上,忍着心痛,“求你,离开!”

    凌啸阳的拳头,暴躁的砸在门上,落在佑熙心上,痛,蔓延……

    “是因为他吗?你还爱着他,和我在一起很痛苦是不是?!是不是!”他问。

    “是!”佑熙嘶声喊,“我不爱你,我爱他,所以,我痛苦,矛盾,所以我对你冷漠,为什么……你非要逼我说出来,凌啸阳,我不想见你……你走吧!”

    “很好,安佑熙!”凌啸阳的拳头,又砰的一声,捶打在门上,狠声道:“我走!”

    脚步声响起,屋子里一片安静,安静的让人心慌……

    佑熙游荡在街上,苍白着脸,心事重重。灰飞烟灭,多么可怕的词。

    她渴望能和凌啸阳相守一生,渴望在自己明白心意后,能好好爱他,可是……她的爱,只能让他灰飞烟灭。

    真的,只有离开这个选择吗,不,她真不的想离开他,想着每天见不到他,听不到他的声音,看不到他的容颜,她的心就抽搐的痛。

    原来,他已经一滴滴的渗透在她的心里,只是她没有发现。

    不知不觉,佑熙恍惚回神间,发现自己竟然来到了XX公园门口。

    她怔了一下,人也恍恍惚惚的走了进去,是在这里,夜魑告诉她,她不能说爱,不能爱凌啸阳,没想到,又来到了这里。

    佑熙抬头,望着游玩的人们,有一家三口的,有亲密恋人,也有三三两两的朋友,每个人脸上都洋溢着笑,无忧无虑。

    走到长椅跟前,坐下,佑伸手揉了揉额头,想让自己混沌的思绪清晰一点……再抬头看到了身边不知何时多了一个人。

    “夜魑!”佑熙忍不住惊呼一声,一把抓住夜魑的手臂,这一次牢牢的抓住了,不是虚幻的,是真真实实的夜魑。

    夜魑看了看佑熙的动作,轻轻的笑了一下,“怎么,相信我说的话了吗?”

    “夜魑,不管你是人是鬼,是神是妖,只求你告诉我,这倒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凌啸阳不能拥有我的爱,为什么我不能告诉他我爱他,我不能离开他,我不想和他分开。”她可以管住自己的嘴巴,不去说爱,可是,她怎么去管住自己的心,不去爱……

    夜魑皱眉,“你想掐死我吗,你先放手!”

    佑熙这才意识到自己怕夜魑消失,用了最大的力气,“你得答应我不会突然消失,我才松手!”

    夜魑轻哼了一声,“我想消失,你抓还不是白抓!”

    佑熙想了一下也对,便松手,挑眉看着夜魑,“好了,你可以说了吧!”

    夜魑想了一下,开口道:“长话短说,今天的结果,都是因为凌啸阳对你的情,为了能等到你而付出的代价,有些事,不能说的太细,大概的知道就好了。”

    “那……他知道吗?”

    夜魑摇头,“他不知道得到你的爱他会灰飞烟灭,因为,能等到你,他不计任何代价。”

    佑熙知道,知道凌啸阳脾性,也许就是知道了,他也会这么做……

    “有没有什么办法……夜魑……求你帮帮我,我不想和他分开……”

    夜魑看着痛苦的佑熙,转过头望着前面嬉笑的孩童,他不懂,爱情倒底是什么,可以让人痴,让人醉,不顾一切……生死相随……

    佑熙回家了,她先打了电话,吴妈告诉她,凌啸阳不在家。所以她回来了,她除了凌啸阳,还有个可爱的儿子需要她。

    “太太,您……”

    “吴妈,您去歇着吧……!”佑熙打断吴妈的话,不想多谈。

    “哎……!”吴妈叹了口气,转身离开,心中不明白一直恩恩爱爱的两口子,突然间怎么了。

    佑熙将凌安抱在怀中,亲吻他的小脸,默默的对儿子说,对不起,对不起,不该这样丢下他,可是她好怕,怕凌安的爸爸因为她会突然间在她眼前消失不见。

    不过,事情总有解决的办法,总会有个结果的,佑熙充满了希望。

    凌安的手有意无意的抓着头发,小脸上还有可爱的笑,黑溜溜的眼睛转啊转,仿佛在告诉佑熙,他很想念妈妈。

    凌安在佑熙温暖的怀中睡着了,佑熙却还是舍不得将凌安放在小床上。

    舍不得……舍不得,真的舍不得,佑熙吻着凌安的小手,心一阵阵的痛,眼泪也忍不住落下。

    不知这样抱了多久,佑熙才将凌安放回了小床里,看着凌安的睡颜,佑熙的眼泪泛滥,怎么也止不住。

    贪恋的看着,不想离开,最后压着心痛,狠心转身,想要出房门的时候,撞入了一具坚硬的怀抱。

    熟悉而想念的怀抱。佑熙抬头,望向了怀抱的主人,那是几天不见的凌啸阳,心开始悸动……她脸色瞬间苍白。

    “怎么哭了?”凌啸阳望着满脸是泪的佑熙,伸出手习惯性的为她拭去眼泪。

    佑熙回神,慌乱的后退,凌啸阳的手也僵在半空中,黑眸中是深深的痛。她碰都不让他碰了,他苦笑一下,她都不想看到他,吴妈说他不在,她才肯回来,往日的甜蜜,就像泡沫一样消散,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好像是从一辰离婚以后吧……

    佑熙看到凌啸阳眼中的痛,别过头,低低道:“对不起……!”

    凌啸阳轻哼了一声,“对不起什么?”

    佑熙没有回答,让自己的心平静,冷酷,空洞,淡漠,走到床前,从包包里掏出一个大信封放在凌啸阳的床上。

    “我走了,你再看。”

    凌啸阳视线扫过佑熙放在床上的东西,心一梗,手插在裤子的口袋里,身子斜斜的靠在门框上。

    “那是什么?”

    佑熙咬着唇,不让眼泪流下,“啸阳,我要暂时离开一段时间,凌安……你要好好照顾凌安,等我……等我回来。”

    凌啸阳面色瞬间僵硬,眼眶微红,抬起头,不让眼泪落下,最后盯着佑熙,气怒的道:“安佑熙,为了他……你不要我也就罢了,你连儿子也可以丢下?!”

    “现在……你怎么想都无所谓了,我走了!”佑熙好怕,自己在他面前崩溃,好怕心中那份汹涌的爱,将眼前的男人摧毁,化为一阵烟雾消散……

    她努力的让自己很坚强,从他身边走过,努力的让自己不要回头。

    凌啸阳看着佑熙离去的背影,心痛难忍,佑熙,你又要像以前的那样,不回头,只留给我一个背影吗。

    “佑熙……别走!”凌啸阳痛苦的喊了一声,他终是忍不住,几个大步走过去,从身后,将佑熙紧紧地抱在怀中,不放手,不放手,不让她走。

    佑熙的身子僵住,凌啸阳痛苦的挽留,让她的心,抑制不住的颤抖。

    别走,她也不想走,可是,这是唯一的路,而现在她什么也不能说,暂时的痛,换来长久的幸福,值得的,泪滑落,滴在他的手背上。

    佑熙挣扎不开凌啸阳的手臂,她害怕着可怕的事情会发生,努力地,一次次的在心里默念,她爱的是一辰,是皇北天,是凌安,是自己,是弟弟,是所有她认识人,却在努力地排斥着爱凌啸阳这个事实。

    可是,她还是听到了凌啸阳痛苦的低吼声,看到了他的手又出现了那怪异的症状。

    佑熙惊恐的挣扎着,大喊着放手,喊着吴妈,人也使劲的推开凌啸阳,头也没回的冲出了别墅,一路奔跑。

    靠在一棵树干上,急促的喘息,慌乱的掏出手机,拨通了家里的电话。

    接听的人是另外的佣人,佑熙焦急的问:“啸阳他怎么样了?他怎么样了?”

    “大家扶着先生回房间了,太太,您怎么可以这样离开先生都不管呢,先生都生病了,太太……”

    佑熙听不下去挂断了手机,夜魑说,再有几次这样的情况,即便是她不说爱,凌啸阳也就灰飞烟灭了。

    凌啸阳不知道自己身体怎么了,去医院也查不出什么来,回到家里,看到的是床上那份佑熙留下信笺。

    是什么?

    离婚协议书吗?

    凌啸阳想打开看,手却颤抖了一下,最后狠狠地扔在了地上,一切都这么结束了吧。

    看着偌大的房子,没有了佑熙,这还是家吗,凌啸阳颓然的坐下。

    这时凌安突然大哭起来,打断了凌啸阳痛苦的思绪,他将凌安抱起来,黑眸都是伤……

    儿子,以后我们父子要相依为命了。

    就让你的妈妈去寻找她的幸福吧,我们一起祝福她。

    只要她觉得幸福,随她去吧……

    眼中还是有泪落下,滑过刚毅冷峻的脸庞……

    一年后

    一年的时间和一千年的时间相比,不算长,可是,一年的时间对凌啸阳来说,也是难熬的。

    佑熙从他的世界彻底消失,就连他想默默关注她,都无法做到。

    他以为佑熙离开他,是为了一辰,后来证明,他错了,因为一辰独自去了美国,没有和佑熙在一起。

    他用尽了方法调查,却依然没有佑熙的下落,他想不通,是什么原因让佑熙会狠下心离开他,连儿子也不管不要了。

    就连他那样痛苦难受的时候,她都可以狠心不管他。

    一年的时间,她甚至连个电话都不打,即便是不想见他,起码,凌安是她的骨肉,她竟然可以不闻不问,安佑熙,她……太狠心,太绝情了。

    不管经过多少岁月,她还是无法爱他,不过她做什么,他还爱着她,无法改变,茫茫人海,他找不到她。

    多少个夜里,他辗转难眠,脑海中都是和佑熙生活的点点滴滴,无法忘怀。

    凌安一岁多了,却依然不会开口说话,很乖巧,甚至不哭不闹,简直不像个一岁多的小孩子。

    可是他很亲凌啸阳,喜欢赖在他身上,会在他从公司回家后,用他软软的小嘴给他一个吻,虽然会弄他一脸口水,可是,每当这个时候,他才会觉得,自己的人生还是有意义的,自己不是孤独一个人。

    他在书房忙工作的时候,凌安会乖巧的坐在地毯上玩玩具,不吵不闹,不说话。

    带凌安看过医生,医生说凌安的一切正常,也不是自闭症,不说话可能是启发不够。

    可是,他有认真的去教凌安说话,可是,凌安只是用那双酷像佑熙的眼睛望着他,然后用带着口水的嘴巴去啃他的脸。

    午夜梦回,因为孤独空虚的感觉而醒来,看到身边儿子那小小的身体后,才觉得安心,再度入睡。

    在外面他麻木的活着,感觉心好像坏掉了,对什么都没有兴趣。

    凌啸阳又忙了一天的工作,准备回家照顾凌安,却接到了一个电话。

    “凌,我在你公司楼下。”接通电话,那边传来一道不拖泥带水的女声。

    “有事?”他皱眉冷声问。

    “我刚出了一趟任务回来,顺便来看看你!”

    “两分钟!”凌啸阳简单利索的说完挂了电话,起身拽起了西服穿上,向电梯走去。

    一年了似乎他都没笑过。

    凌啸阳没有多余的时间在外面停留,因为他心中记挂着凌安。

    开车载着流云向回家的方向驶去,也许,那已经不能称其为家了。即便那是家,也是个不完整的家。

    流云打破了车内的沉寂,望着凌啸阳问。“凌,你还在等她?”

    凌啸阳薄唇紧抿,没有回答,只是脸色有些阴沉,黑眸望着前方的道路,不知在想什么。

    流云伸手托着下巴,转头望向了车窗外,心中有些嫉妒佑熙,也有些恼佑熙。

    她既然可以放弃凌啸阳和孩子,却为什么连走了,都要霸占着凌啸阳的心。

    回到了别墅,凌啸阳率先开门进来,流云跟在他后面,只是一瞬间,进来的凌啸阳心突然猛烈的跳动,温暖,他鞋子都没换,也不知道为什么,径直的冲向了卧室。

    推开卧室门,他看到那张他和佑熙无数次缠绵过的大床上静静的躺着一对母子。

    女人的脸都是母爱的光芒,臂弯里是儿子小小的身体,头颅握在她的胸前安静的睡着。

    她的脸近乎透明的白皙,闭着眼睛,长长的睫毛,微微颤抖,美丽的让人心动,温暖的想让人抱在怀中。

    凌啸阳一句话都不敢说,紧张的心都快要忘记跳动,生怕这是梦,一惊扰便会消失。

    安佑熙,她就这样突然的回到了他的生命里,那样自然的躺在床上,好似从来没有离开过。

    凌啸阳的手在颤抖,手里的车钥匙‘啪’的一声掉在了地上,惊扰了佑熙的梦。

    她慢慢地睁开了眼睛,看到了门前站着她爱的那个男人,脸上露出了温柔的笑,她吓到他了吧。她将凌安的身子移开,下了床,轻声喊:“啸阳。”

    “凌,怎么了?”流云看着僵在那里的凌啸阳,她忍不住偶过来问。

    凌啸阳的表情麻木,漠然,佑熙的笑容僵在脸上。

    凌啸阳捡起地上的钥匙,转过身,不去看佑熙,走到了客厅,脱下了外套,随意的丢在了沙发上。

    “什么时候回来的?”他就像在问一个普通的朋友,那口气冷漠的让佑熙一阵不适。

    佑熙喊,“啸阳!”

    “回来看儿子吗?”凌啸阳坐在沙发上,点燃了一支烟,“看过了……你可以走了。”

    他让她走,他那样冷漠,佑熙的脸色一阵苍白,站在那里,无法前进一步也无法后退一步。

    “啸阳,我想和你单独谈谈,可以吗?”

    “这里没有外人。”言下之意,有什么话,就在这里说吧,单独谈,没必要。

    听到凌啸阳的话,佑熙微微一笑,并没有难堪之色,轻声道:“那改天好了,你们聊,我先走了,我会打电话给你。”

    佑熙说完离开,凌啸阳将烟在手心中掐灭,丢在了烟灰缸里。

    流云坐在凌啸阳身边,自己点燃了一支烟,吸了一口,“你不是一直等着她回来吗,现在回来了,我想你该和她好好谈谈,也许……有什么苦衷!”

    “没什么事你可以走了!”凌啸阳说完起身,不再理会流云,将自己关在了卧室里。

    流云苦苦一笑,起身离开。

    佑熙去看了弟弟,也见了芝兰,芝兰和弟弟都问她为什么会离开,又为什么这么突然回来,倒底发生了什么事。

    佑熙没有回答,因为太荒诞,也许除了凌啸阳,没人会信。

    可是,她不能告诉他,什么都不能说,只能希望,他不会太生气,还会要她……

    芝兰约她去强子的夜巴黎去玩,她答应了,来到夜巴黎楼前,芝兰正在门口等她,然后带着她进去。

    推开包厢的门,烟酒味儿冲面而来,佑熙看到,凌啸阳也在。

    他冷然的扫了她一眼,便转过头,修长的手端着一杯酒,然后仰头一饮而下。

    佑熙笑笑打招呼,“各位好久不见。”

    “坐吧,佑熙!”芝兰热情如火,拉着她在凌啸阳身边坐下。

    一刻的沉默,似乎大家都被凌啸阳的冰冷感染了,只有芝兰不遗余力的活跃气氛。一会儿拉着谢晋天唱歌,一会儿拉着强子女朋友跳舞,一会儿又让强子背着他女朋友在空地上跑。

    这不是玩,这是被玩,

    而佑熙则坐在凌啸阳身边,一脸微笑,看着芝兰带头在那里疯,有时候想回头和凌啸阳说话,他却冷着脸。

    大家玩着,喝着酒,而凌啸阳冷冷的坐在那里,一直在喝酒,终于他将酒杯重重放在了桌上,口气有些冷的道:“你们玩,我先走了!”

    强子道:“哎,啸阳,你喝酒了,不能开车,不如今天别走了。”

    “我不走,我儿子怎么办!”凌啸阳似乎有点醉了,说了一句便向外面走去。

    佑熙起身,对大家道:“我没喝酒,我去送他,你们继续玩。”

    佑熙说完,跟了出去,看着凌啸阳有些凌乱的脚步,她知道,他有些醉了。

    两人一前一后来到了外面,凌啸阳打开车门,要上车的时候,佑熙拦住了他。

    “你喝酒了,不能开车。”

    “多谢提醒!”凌啸阳轻轻推开佑熙,上车,关上车门,发动车子离去。

    她望着消失在霓虹一片的街上的车子,无奈,最后拦了计程车,回到了她的老屋。

    进门踢掉了高跟鞋,为自己倒了一杯水喝下,幽幽的叹了口气。

    走进卧室里,只见里面一团黑影,佑熙惊的手里的杯子也掉在了地上。

    她伸手开灯,却见凌啸阳坐在她的床上,黑眸带着冷酷,望着她。

    “你怎么在这里,你不是去照顾儿子了吗?”

    凌啸阳起身,逼近佑熙,佑熙忍不住后退了两步,身子贴在了墙壁上,他的手撑着强,将她禁锢在他怀中。

    “安佑熙,你说,你为什么回来的?一声不响的走,又一声不响的回来,你是什么意思?嗯?”

    佑熙微笑,不在乎他的冷言冷语,抱住他的腰,呼吸着他的味道,低低的道:“因为我想陪在你身边。”

    “这是什么狗屁理由?”凌啸阳推开佑熙,“好玩吗?安佑熙,这样好玩吗?”

    “我说的都是真的,啸阳,我想陪在你身边,直到我死……”

    凌啸阳冷笑道:“真动听,安佑熙,你怎么不说是你舍不得儿子才想回来。你走的时候,有没有想过,我会多痛,现在说想留在我身边,是你天真,还是当我傻子?”

    “啸阳,不是这样的,不是……”佑熙任性的又抱住他。

    “忘记你说的什么了吗,你说不想见我,不想和我在一个屋檐下,不想靠近我,不想……爱我……既然让你这么痛苦,何必要待在我身边。”凌啸阳说完狠狠地推开了佑熙,向卧室外面走去。他倒底为什么来这里,为什么要来。

    佑熙冲着凌啸阳的背影大喊道:“不,啸阳,不是那样的,我爱你,凌啸阳,我爱你!”

    ‘我爱你’三个字,重重地敲打在凌啸阳的心上,那种滋味,那种感觉,无法用言语表示。

    凌啸阳终是停下了脚步,高大的身影僵在那里,慢慢转身,黑眸望着佑熙,重新走到了她的身边。长臂一伸将她禁锢在怀中。佑熙伸手抱着他,吻着他。

    她怎么就这么会折磨人,他想放手,她却能成功的让他无法放手,带着淡淡酒香的唇,深深地回吻佑熙,一年了,他有一年,没有这样吻她,她的味道,她的柔软是他渴望而又熟悉的。

    他为什么就不能把她从心里剔除,为什么?他狂乱的吻着她,将所有的爱和恨都发泄出来,仿佛要将佑熙燃烧、吞噬,猛烈的吻,不带一丝温柔,是占有、是惩罚、是索取,他撕扯她的衣服,两人也滚落在床上……当他的坚硬进入她的时候,他低吼着:“佑熙……我也会累……!”

    佑熙哭了,他是放弃她了吗,不再爱她了吗?她紧紧地抱着他,不想放手……他在她身上驰骋索取,让她一点点沉沦,失去了思考的能力。

    第二天醒来最早的是凌啸阳,睁开眼看到的是还在睡梦中的佑熙。

    仿佛回到一年前他们的生活,每一天醒来,都会看到心爱的女人躺在他身边,那是多么美好的事。

    可是后来,一切都变了,佑熙不再对他笑,冷漠,不让他靠近,好像他身上有病菌一样。

    分房睡,躲着他,口口声声的说着,不会去爱他,不想让他靠近,不想看到他。

    甚至丢下离婚协议书,一声不响的消失在他的世界里,可是,昨夜,她说她爱他。

    安佑熙,你倒底在做什么,为什么,要这样?他不知道她在想什么,不知道……

    他的手还停留在她柔软的身体上,摩挲着他熟悉的每一处。

    最后停顿在了她的心房上,这里,这颗心,真的爱他吗?真的爱吗?她的肌肤是温热的,甚至能感觉到血液的流淌。手掌下的心房,却像一潭死水,甚至都不会跳动一下,凌啸阳回神,惊出一身冷汗,他忙伸手拍了拍佑熙的脸,惊慌失措的喊:“佑熙,佑熙醒来!”

    可是佑熙却毫无反应,依然是闭着眼睛,仿佛睡着。凌啸阳一阵的恐惧不安……佑熙没有了心跳。

    恐惧席卷了他,伸手探佑熙的鼻息,又将耳朵贴在佑熙的心房,没有心跳,没有……

    “不,佑熙!”他恐惧的将佑熙紧紧的抱在怀中,“佑熙……你怎么了,佑熙!!”

    佑熙揉揉眼睛,手落在了他古铜色的肌肤上,一脸的睡意朦胧。“啸阳……发生什么事了?”

    凌啸阳推开佑熙,瞪大着眼睛望着眼前的佑熙,“你没事?佑熙!”

    佑熙打了个哈欠,迷迷糊糊的道:“我没事啊,啸阳你怎么了?”

    凌啸阳脸上有高兴、有伤心,语无伦次的道:“可是……你刚才没有了心跳?……没事就好……我以为……!”

    “哦,一定是你弄错了,我怎么会没有心跳,没心了还能活吗,我这不是好好的吗?”佑熙清醒了,不着痕迹的避开凌啸阳。

    凌啸阳的惊慌在见到佑熙安然无恙下才平静下来,一身冷汗的他冲入了浴室。

    佑熙则坐在那里,微笑的脸也被落寞代替,伸手捂住了心房,许久,手都没有拿下来。

    凌啸阳洗完澡一身清爽,围着浴巾出来,看到的就是佑熙捂着心脏位置呆呆的模样。

    “如果你想回来,今天搬回去,凌安需要你!”凌啸阳口气冷酷的说完,穿好衣服,不再言语,转身出去,其实他不想失去……需要她的不止是凌安。

    凌啸阳还是冷着脸,可是公司的人,都从他的脸上看到了一点春天的气息。

    佑熙回来了,佑熙便是他的春天,忙碌的空当他会不经意的想起。那个女人,孩子的妈妈,他的妻子,回来了,她说她爱他,她说她要陪着他。

    虽然对佑熙的行为百思不得其解,可是,心中还是有着高兴。

    也许此刻,佑熙正像以前一样,坐在床上,哄着他们的儿子。

    忙完该忙的工作,凌啸阳决定回家,下了公司大楼,他开着车子向回家的方向驶去。

    沉重了一年的心,终于变得轻了,十字路的红灯让他不得不停下车,以往等红灯的时候,他会很烦躁,而今天,虽然急切,唇角却是微微上翘。

    无意转头,看到隔壁车子里的人后,他上翘的唇,慢慢地弯下。

    只见佑熙和一辰坐在一辆车内,有说有笑,甚至都没有注意到他的存在。

    一辰,皇北天……永远是横在他和佑熙只见的伤吗?正当他想喊佑熙的时候,佑熙和一辰所在的车子已经驶走,已经是绿灯了。

    凌啸阳心中窜起一股闷火,这就是爱,昨天夜里说爱他的女人,今天却和以往的恋人在一起说说笑笑。

    一辰不是去美国了吗,怎么会突然回来,凌啸阳开着车子,茫然的行驶在马路上,拨通了家里的电话,问吴妈佑熙今天有没有回家,得到的答案是佑熙根本没有回去。

    凌啸阳眸子变得阴沉,手机也胡乱的丢在了座椅上,不知不觉开着车来到了郊外。

    下了车,盘腿坐在车轮旁边,靠在上面,从口袋里摸出一包烟,抽出一根点燃。抬头懒散的望着天,吐着烟圈。

    “借个火!”一道声音在凌啸阳身边传来,引起了凌啸阳的注意,他将视线掉转,望向了说话的人,将手里的打火机丢给了突然出现的男人。

    “我没带烟。”那男人笑笑。

    凌啸阳皱眉,掏出一根烟,扔给了他,没好气的道:“行了,别在这里烦我。”

    男人的手指白皙修长,夹着一根烟,透着几分优雅,吸了一口烟,斜斜的望了凌啸阳一眼。

    “这烟,怎么一股子醋味儿?”

    “滚,少在这里啰嗦,信不信我揍你。”他心情正不好呢,是老天赐给他一个出气筒吗?

    “喂,你老婆跟别人跑了,你犯不着拿我出气!”

    凌啸阳嗖的一下站了起来,伸手揪住了男人的衣襟,“MD,你说什么?”

    男人还是一脸漫不经心的笑,“佑熙和一辰在一起,并不代表什么。”

    凌啸阳松手,冷冷的望着男人,“你是什么人,你认识佑熙和一辰?”

    男人转过身,望着开阔的绿地,“你可记得曾经和鬼尊立下的契约?”

    凌啸阳心一怔问:“你是什么人?”

    “我叫夜魑。”

    “夜魑?夜家的人?”

    “对,我知道你和鬼尊立下的契约,你可以带着记忆转世,寻找佑熙。”

    一瞬间的惊奇后,凌啸阳变得无谓,“你知道的还不少。”

    “当然,鬼尊当初答应你带着记忆转世可是有条件的,不过你没听,因为你不计任何代价,只要能等到佑熙。”

    “你为什么说这些?”凌啸阳扔掉了烟蒂。

    “你要知道你付出的代价是,当你得到佑熙的爱的同时,你会灰飞烟灭……”

    “什么?”凌啸阳脑海中一时间翻滚了太多的画面,不由的问:“你把这件事告诉佑熙了?”

    “是,那一天,她刚好明白她的心意,她爱你,是我阻止了她告诉你这三个字,她不明白自己心意还好,等她明白了,也注定你们要分开了,因为她一说出口,你便会死,她用一颗爱你的心靠近你,你也会慢慢的死去,我想,那个时候,最伤心的是佑熙。”

    凌啸阳心一阵刺痛,佑熙,就是因为这个原因才那样若即若离,才那样痛苦无助,躲着他,避开他?

    爱他却不能靠近他,硬生生的切断这份爱,佑熙该是多么痛苦。

    凌啸阳心痛的笑,佑熙没有骗他,昨天夜里,她没有骗她,她爱他的?

    她说了爱她,可是他没有灰飞烟灭。

    夜魑又问:“你很奇怪,佑熙为何突然离开你一年的时间,而且对你表白,你却依然活着吗?”

    是的,为什么,为什么,佑熙倒底做了什么?

    “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事?”

    “她不想和你分开,所以,求我帮她,我带她去地府见了鬼尊,求鬼尊,能成全你们在一起。

    可是,说好的契约,鬼尊怎么会撕毁,所以,他告诉佑熙,只要佑熙没有了爱你的那颗心,你便不会灰飞烟灭,佑熙便问鬼尊,那样她是不是死了,那样她可以说,她爱你吗?

    鬼尊说,他不勾她的魂,没了心,给她一个生命芽种在她的心房位置,她依然可以活着,而且可以大声的喊爱你,可以过想要的生活,只是生命芽如果枯死了,佑熙也会死去……”

    凌啸阳心痛难忍,原来是这样,原来事实是这样的,怪不得佑熙没有心跳,怪不得,她什么也不说,她怕他知道真相会痛苦自责,不安,他们都在小心翼翼的为对方着想,可是,却早就了隔阂。

    这也是佑熙离开他一年的原因,离开的一年,是佑熙失去了心脏跳动的权力的一年。

    佑熙……凌啸阳满心的痛苦,用她的命,换他的,他怎么会不难受。

    凌啸阳的脚,气恼的踢在了轮胎上。

    安佑熙,以后夜家不再欠你什么了,两清了,夜魑露出了笑,消失……

    佑熙,凌啸阳痛苦的低喃,再也没有犹豫的开车向回家的方向驶去。

    推开门,吴妈抱着孩子正陪着他玩,而佑熙,正端着菜从厨房里走出来。

    她见他回来,露出动人的笑,“啸阳,你回来了,饭好了,洗洗手吃饭啰。”

    凌啸阳看着爱人忙碌的身影,看着可爱的儿子,看着美味的饭菜,心底暖暖的。

    他又有了家的感觉。

    这一切熟悉而又温暖,眼眶热热的,走到吴妈身边,伸手抱过凌安,微笑道:“凌安,开心吗,你的妈妈,回家了……!”

    吴妈也是笑,转身向厨房走去。

    晚餐后,佑熙哄着凌安睡着,吴妈很有心的要凌安和她住一个屋子,而凌安很乖巧的睡着,不哭不闹。

    佑熙躺在床上,翻看着凌安的相册,一年的时间,她都错过了,只有看看照片,体味儿子的成长。

    凌啸阳洗完澡坐在了她身边,从她手中抽走了相册,沉声问:“没有话对我说吗?”

    佑熙转头身子一侧,伸手抱住了他紧致的腰,“你还气我吗?气我说那样的话,气我离开你?”

    凌啸阳无奈地叹了口气,手臂搂住了佑熙的身子,“佑熙,你知道这一千年我是怎么过来的?”

    佑熙点头,“告诉吧,我很想知道!”

    “我在你生命中永远迟到,错过。等我遇上你,找到你的时候,却是看着你和皇北天一世又一世的结婚生子,幸福的过每一天,而我只能站在角落里,站在你身后等你……

    虽然如此,我不觉得难过伤心,因为,只要你幸福就好,我会告诉自己,下一世我会早皇北天一步找到你。

    我只求哪一天你真的可以回头看看我,甚至爱上我,哪怕有那么一次,我没有在你生命中迟到、错过。

    我终于等到了这一世的你,我站在你身后,等到了你回头,你吻我的时候,我觉得,那是最幸福的一刻,一千年的等待算的了什么,就算是灰飞烟灭,我也心甘情愿……

    你离开我,我不恨,你说那样的话伤我,我也能忍受,因为我经历的太多,轮回几世,我还有什么看不开。

    可是,我也是人,我总是有七情六欲,渴望爱与被爱,会生气,会难过。

    其实我已经等到了自己想要的,所以,我不想去强求什么,可是……却总是太贪心,想要更多。

    佑熙,只要你记得,不管你离开几次,不管你离开多久,我依然会等你,依然是那个爱着你的男人,如果错过这一世,我还有下一世,所以,以后不管发生什么事,都要告诉我,因为你的老公,有一颗强大的心脏,可以承受一切……”

    佑熙听着凌啸阳的话,她没有心痛的感觉,只是眼睛像关不住的水龙头,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掉。

    她问他:“如果这一世我们错过,你还会等我吗?”

    “会,如果这一辈子我们不能白头偕老,那么,就是我修的不够。”

    佑熙的脸埋进他的怀中,哽住声音问:“如果……我是一个没有心的女人,一个不会因为爱而心跳,不会因为爱而心痛的女人,你还爱我吗?”

    凌啸阳伸手抬起了佑熙的下颚,让两人面对着面,凝望着彼此,薄唇亲吻着佑熙的泪水,“我会用我的爱,让你的心重新为我而跳动。”

    佑熙更加抱紧凌啸阳,低低的道:“凌啸阳,你个笨蛋,记住了如果还有来生,我一定会先找到你,不会让你在角落里……”

    “我会等你!”凌啸阳笑了,眼眶却一阵湿润,抱紧佑熙,“我爱你佑熙!”

    “我也爱你!”没有心,也可以爱,因为她有灵魂,一个爱着凌啸阳的灵魂,她只是没有了心,用灵魂去爱,不怕什么灰飞烟灭。

    相爱的两个人紧紧相拥在一起,缠绵在床上。

    等你说爱,其实早已经等到了你的爱。

    何时开始爱,不重要了,重要的是此刻。

    一夜缠绵,一夜**。

    当晨光乍现,两个太过疲惫的人还在酣睡。

    一个小小的身体,爬啊爬,终于攻占上了大床,趴在了凌啸阳和佑熙之间。

    可爱的小手摸着佑熙的脸,又摸着凌啸阳的脸,痒痒的带着温暖。

    凌啸阳和佑熙同时醒来,看到了眼前调皮的儿子,佑熙先是一愣,最后笑道:“小宝贝,怎么不敲门啊。”

    凌啸阳冷峻的脸上也漾起了多久不见的笑,“儿子,以后不能擅闯卧室知道吗?”

    小家伙咯咯的笑,软软的声音喊道:“爸爸……妈妈……羞羞!”

    凌啸阳和佑熙同时的一个激动,坐了起来,凌啸阳激动的喊:“儿子,你刚才说什么,再说一次。”

    凌安咯咯的笑着喊,圆乎乎的小手亲昵的摸着凌啸阳和佑熙的脸,“爸……爸……妈……妈。”

    “哇,我家宝贝会说话了。”佑熙高兴的笑着将凌安抱进怀里。

    凌啸阳一把将佑熙搂进怀中,脸上是幸福的笑。

    屋子回荡着凌啸阳喜悦的声音,儿子再叫一声爸爸,在叫一声爸爸,夹杂着佑熙的声音,儿子叫妈妈,叫妈妈。

    晨光那样美好,一家三口依偎在一起,满室的幸福。

    千年等待,换来一生挚爱。

    耳边似乎还响起着凌啸阳那坚定的誓言。

    佑熙,我会等你,一直等你,等你回头看我一眼,看到我对你的爱。

    回头刹那间,仿佛就在眼前。

    火红的玫瑰,英俊的容颜。

    只要心中有爱,只要坚持,爱情鸟总有一天会落在你的肩膀上。

    爱情的誓言,永恒……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回书页]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