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欢迎来到寻书看小说网!Http://Www.Xunshukan.com 
啃书网 言情小说 贴身暧昧介绍 收费卷 第二三八章 大结局

收费卷 第二三八章 大结局

小说:贴身暧昧| 作者:张万民| 类别:言情小说 更新:2015-7-25 19:44:58

寻书看 Www.XunShuKan.Com

    第二三八章 大结局

    第二三八章 大结局

    ㊣(1)“雷雪飞,其实我心里是很想与你结束这段恩怨。”看到雷雪飞的脸色,张寅明白自己的计策已经成功,现在反而不能太过对他紧逼,放缓些语气说道:“我跟你不同,你是一族之长,要人有人要钱有钱,并且你心中的抱负也不是我能比的。我只是一名很普通的人,不像你一样有那么多的追求与想法。只要我的亲人能够平安,只要我周围的朋友能够幸福,那我这一生就别无他求啦。你可能会说我不是男人,没有男人的霸气,好吧这点我承认,但人各有活法谁也改变不了谁。”

    雷雪飞默默的看着对面的张寅,现在他已经完全冷静了下来,反而对张寅说的话很感兴趣。他很想知道,在这种随时都有可能擦枪走火的时刻,张寅会说些什么来打动自己。

    “你我之间的恩怨到了这个时候,已经是不能不化解啦。”张寅叹口气,抬起头来一脸坚决的对他说道:“我要与你正式的比试一场,赌注就是我的命!只要你赢了,二话不说我马上从这里跳下峡谷!要是你输了,你就放我们离开,从此之后我们各不相欠恩怨两清!”

    “张寅!”白雪与龙蕾齐齐一震,不敢相信的看着眼前张寅,不明白他为什么会这么提议。

    哪知张寅并不等她们开口,就举起手来对她们微微一摇头笑道:“你们不用说了,本身来这里就是为了比武解㊣(2)决恩怨,现在也并没有违背初衷。”

    “你傻吗?你输了是命,而他输了就什么也不用付出,这不是摆明不公平吗?”龙蕾不理张寅的话,摊开双手着急的想要阻止他。

    “唉,冤冤相报何时了,是时候该做个了结啦。”张寅摇摇头苦笑一下,然后不再理会白雪她们,而是眯着眼睛看向雷雪飞,想看到到底会如何回复。

    “你输了拿命,我输了却没什么代价?呵呵,这可真是一件干赚不赔的买卖!”雷雪飞冷笑连连的看着张寅,这里只有他知道,张寅之所以敢下这么大的赌注,并不是因为什么迫不得已或者是怕了他。而是他有实力,自信必然会赢得了自己。换句话说张寅这是变相的瞧不起他,这令雷雪飞内心越发愤怒!

    “怎么,雷家主不会是怕了吧?”张寅进一步的激怒他,晃动双手指着周围的人笑道:“想雷家也是千年古武术世家,没想到到啦现代,却是只能依靠这些枪支,真是可悲可叹啊!”

    周围的雷家子弟互相面面相望,手中的枪不由得低了下来。毕竟对于一名古武术者来说,不敢应战那是懦夫的行为,尤其像雷雪飞这样的一族之长,更是代表着这一族的耻辱!

    “哈哈,笑话,我不敢!”雷雪飞怒极而笑,不管旁边不断使眼色的老七,伸手一指张寅喝道:“竟然你想死,那倒是省的我麻烦啦!㊣(3)好,我接受你的挑战!”

    看到雷雪飞答应,白雪和龙蕾都面露忧色的看着张寅。但相反的是,张寅却嘴角微微上翘,丝毫不担心自己是否会输,整个人充满了必胜的气息。

    很快的,场地就被人清理出来,雷家的其他人站在一旁为雷雪飞呐喊助威,白雪和龙蕾则在对面担心的看着张寅。相比较起来,人多势众的雷家,比张寅这面显得要气势磅礴许多。

    可在场中央的情势却恰恰相反,张寅负手而立仰头看天,尽显洒脱从容的高手风范。而对面的雷雪飞,却是面色阴沉如临大敌,一双眼睛死死盯着张寅,可越看越没底。这里的所有人中,只有老七看出了一点门道,望着俩人他是摇头叹息不止,也不知道他是为谁而叹。

    俩人对立而战,谁也没有先动手,只不过张寅显得如同看风景,雷雪飞却紧皱眉头不得其解。这个时候,只要是有点眼力的人都能看出来,雷雪飞已经落在了下风。这点雷雪飞自己心里很明白,可令他不解的是,短短几个月张寅为什么进步的这么快!

    最先发动攻击的是雷雪飞,他必须动起来,否者他将在气势上被张寅压死死的。他选择的攻击方式还是速度,人如一道淡淡青烟快速向张寅冲去,同时把全身力道集中与双掌打算与张寅硬碰硬。这也是他想了很久的,张寅的功夫虽然精妙,但在火焰㊣(4)毒掌的威力下,自己这一边将占有绝对的优势。虽然自己也难免会受到伤害,可雷雪飞认为这样很值得,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照样还是自己胜。

    雷雪飞一动张寅也随着动,不过他的动作要缓慢的多,后退一步双手刚刚前伸,雷雪飞的身影就已经到了身前。不过伸出的双手正好架在雷雪飞手臂上,分毫不差没有一丝停顿。不过雷雪飞可来不及去细想,只觉得心中一喜,暗道一声看你这回怎么死!

    刚想双掌印在张寅双手上,好依次让张寅重创,却突然感觉到张寅的手臂软绵无力,丝毫没有着力点。张寅的手臂就如同软绵绵的棉花堆,轻微一碰就往里陷进去,让人根本无法把力气用在正点上。同时张寅脸上微微一笑,双手一翻避开雷雪飞的双掌,直接缠住他的手腕顺势攻向胸前命门。

    雷雪飞大惊,急忙后退一步双手横在胸前,挡住张寅的攻击。可他刚刚做出防守的姿势,耳畔就只听张寅缓缓吐出一声幻字!这一声让他身体一颤,脸上陡然变色,再也顾不得其他的,脚底一蹬加快后退的速度。

    但很可惜已经晚了,张寅的双臂已经化为漫天掌影,如影随形的追着雷雪飞拍去。雷雪飞是肝胆俱裂,张寅的速度太快了,而且满眼的幻影让他分辨不出来哪是真实。

    不过雷雪飞毕竟是一族之长,咬牙中途变向,后退改为㊣(5)横移左侧,同时不退反进向张寅肋骨拍去。雷雪飞变得的确是快,但张寅的反应更是快,雷雪飞只觉眼前一花竟然失去了张寅的踪影,自己的双掌再次落空。还不等他在有所变招,双肩就被人双手按住,同时传来张寅微笑的声音:“雷家主,你输了!”

    虽然俩人身在局中有很多的不解,但周围人却看的很清楚。就在雷雪飞变动脚步时,张寅竟然提前放弃了攻击,也随着雷雪飞移动身体。这就如同未卜先知一样,来到雷雪飞的背后,双手很自然的放在雷雪飞肩头。

    这时的胜负已经见了分晓,张寅要是突下重手的话,雷雪飞绝无再次躲避的可能。不过虽然张寅没有下重手,双手只是轻轻搭在雷雪飞的肩头,可雷雪飞却有如受到重击,身体一晃差点跌倒在地。脸色苍白面如死灰,良久才长长叹了口气,僵硬的手臂也缓缓垂了下来。

    雷雪飞现在真是心如死灰,缓缓闭上了眼睛。是的,他输了,而且输得这么突然这么不甘心。他怎么也想不通,为什么只有短短几个月,俩人武术上的距离竟然拉了这么大!

    “雷雪飞,你我之间原本的差距并不是很大,而你今天之所以输,也不是因为你武术不如我。只不过你的心思已经不再武术上了,太多的名利争夺已经遮住你的双眼,正如我那天对你所说,有些事情失去了就挽回不㊣(6)来啦。”张寅看着雷雪飞失魂落魄的摸样叹了口气,缓缓收回自己的双手。

    “围起来!”老七跺拉跺脚,对后面的人一挥手,顿时后面的雷家子弟,再次举起枪来把张寅等人围了起来。

    “怎么,你们想要耍赖吗?”白雪怒声对老七喊道:“哼,明明说好我们赢的话,就恩怨两清各不相欠,没想到你们却是这种出尔反尔的小人!”

    “哼,打不过就要动枪,你这雷家家主做的实在是太够格啦!”龙蕾这个时候也不忘她腹黑的性格,满脸鄙视的看着雷雪飞。

    三人之中只有张寅最是淡定,冷笑连连的看着周围雷家子弟,就好像眼前黑洞洞的枪口都是玩具一般。雷雪飞的脸上也是青一阵白一阵很是犹豫不决,最后却咬牙狠狠的喊道:“老七,把枪收起来,放他们走!”

    “家主!”老七愕然,没有想到雷雪飞竟然会下这么一个命令,上前一步就想要说服雷雪飞。

    “闭嘴,我说放他们走你没有听到吗?”雷雪飞厉声对老七喝道:“咱们雷家不做那言而无信的小人,输就输赢就赢,不能把祖宗的威名砸在我的手里!”

    老七看他说的坚决,嘴唇动了几下最终还是叹口气无奈的道:“是!”

    说完他再次挥挥手,雷家子弟默然收回自己手里的枪,一个个满脸沮丧说不才来的失落。毕竟雷雪飞输了,就代表整个㊣(7)雷家都输了,你让这些人能有什么好心情。

    雷雪飞依然背对着所有人,神色无比落寞的看着天上的云彩,就连张寅他们的离去,都不能给他带来一丝波动。只是傻傻的看着天上的云彩,看着那变化莫测随时都能改变形体的云彩……。

    一年之后……。

    “啧,这身衣服真是太费劲啦,不就是接过婚嘛,干嘛要这么麻烦。”张寅在更衣室里不停地抱怨,而他抱怨的对象正是帮他整理衣服的宋思雨。

    “哎呀,这可是高颖家乡的习俗,你要是不这么打扮,高叔叔他们会没有面子的。”宋思雨看着眼前带着马冒,穿着对襟长衫,一副建国以前乡下土财主的张寅,也不由被逗的呵呵直笑。

    “唉,时间过得真快,这么一眨眼就过去一年了。”张寅抬头望着外面晴朗天空笑道:“更让我没想到的是,推来推去还是到了这一天。”

    “哼,这能怪谁。”宋思雨狠狠白了他一眼道:“要不是你们这么不小心,让高颖有了身孕,你起码还能在拖个一年半载。”

    “呵呵,说的也是。”张寅傻笑的挠挠头,可却一点看不出有什么不好意思,相反倒是充满了憧憬与喜悦。

    这一年他又与阿宝合拍了两部戏,并且都是担任的主角。随着越来越多的观众观看了他的电影,他现在的人气简直可以用火爆来形容。同时保镖公司的生㊣(8)意也是蒸蒸日上,不能说日进斗金,但也已经成为了国内保镖业的龙头老大!

    张寅也因此过上了以前所向往的,数钱数到手抽筋的美好日子。不过与之相对应的,却是包家和高家的无休止逼婚,令他是焦头烂额不知如何是好。

    好在他手里还有工作这张盾牌,老人们也对他颇为谅解,日子也还算能过的去。但没有想到的是,高颖意外怀孕打乱了这看似平静的生活,张寅为了给她一个交代,终于咬牙决定实施之前商量好的对策,先于高颖摆喜酒结婚。

    不过为了掩人耳目,他们回到了高颖老家来举行婚礼,免得在SH会被包老爷子知道。所以就有了现在外面锣鼓喧天,他却要在更衣室忍耐着别扭衣服的情形。

    “听说雷家已经被官方调查了,后来的结果如何?”宋思雨想起一年前,张寅他们惊险的经历,心有余悸的问道。

    “唉,还能怎么样,雷家手眼通天,雷雪飞他只是进去待了十天,就被外面的大佬保了出来。”张寅无奈的叹口气,满脸的郁闷之色。

    “不会吧,赵俊英杀害自己父亲的事情都已经判刑了,那幕后主使雷雪飞却一点事没有?”宋思雨惊讶的问道。

    “哼,怎么可能没事,只不过是十一主动担下了所有罪行。最后是他被判了无期。有了替罪羔羊,你说雷雪飞会有什么事情。”张寅冷笑一㊣(9)声,不过他现在已经懒得再理会这些事情,毕竟雷雪飞信守承若一直没有找他的麻烦,况且他也没有实力去改变这一些。

    宋思雨自然明白张寅的意思,当下也不再说些什么,默默的替他整理着衣服。过啦一会像是想起什么似地,脸上一红轻声对他说道:“张寅,这年年底咱们去夏威夷度假吧?”

    “呃,好好的为什么要去度假?”张寅一愣,傻傻的不解问道。

    “哼,你是给我装糊涂是吧。”宋思雨气的一跺脚,当下使出杀手锏,在张寅的胳膊上掐呀掐。

    “哎呦,别掐了,我想起来了还不行吗?”这一掐张寅马上明白了过来,坏坏一笑一把把宋思雨搂进怀里,在她耳边轻声调笑道:“怎么,你也等不及了吗?”

    “讨厌!”宋思雨红着脸轻轻的拍打了他一下,但软弱无力的手臂,却暴漏了她内心的真正想法。

    “张寅,你还没有准备好吗?高叔叔他们都等不及啦!”

    俩人正在眉目传情时,房门却被人一把推开,包盼弟和白雪宋玲张钰从外面涌了进来。

    “哎呀。”宋思雨慌忙的推开张寅,脸色红红掩饰的整理身上的衣服。

    “咦你们在干什么啊?”进来的几人,只有宋玲和张钰满脸好奇的看着他们,包盼弟白雪却是一脸受不了的摇头不已。

    “呃,这衣服太难穿,呵呵,真是太难穿了!”张㊣(10)寅对俩个小丫头干笑不止,可那笑容怎么看都怎么假。

    “好了,外面鞭炮都响起来了,咱们快点出去吧。”白雪白了他一眼,但还是很给面子的加以掩饰。

    果然,话音刚落外面就响起了震耳欲聋的鞭炮声,夹杂着小孩的欢呼声,一片热闹非凡的景象。几人簇拥着张寅赶紧往外走,可在他后面的包盼弟,却趁人不注意悄悄的在他耳畔说道:“老公,我爸爸说,过两个月也要给咱们举行婚礼!”

    “啊,还要结呀!”张寅一听这话,再也顾不得周围还有旁人,仰天长叹一声:“天啊!谁来救救我啊!”

    全书完㊣共10㊣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回书页]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