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欢迎来到寻书看小说网!Http://Www.Xunshukan.com 
啃书网 言情小说 医道风流王介绍 收费卷 名利双收(大结局)

收费卷 名利双收(大结局)

小说:医道风流王| 作者:楚天| 类别:言情小说 更新:2015-7-17 9:22:44

寻书看 Www.XunShuKan.Com

    名利双收(大结局)

    名利双收(大结局)

    ㊣(1)唐长河凑了过来道:“谁的信?里边说什么?”

    郭敬拉了拉信笺,有些紧张说:“是云飞扬,他约我见个面,嗯,说要来一场医术文流。”

    “那我们怎么办?通知铃木警官抓人?”

    “抓人?怎么抓,难道医术交流也有罪吗?”郭敬苦笑道:“看来这个云飞扬果然不好对付,做什么事情都是妥妥当当,不留什么把柄。”

    “那你准备去,还是不去呢?”唐长河问道。

    郭敬苦笑道:“我似乎没有不去的理由啊!”

    在出门之前,郭敬与铃木杏里通了一个电话。

    “铃木姐姐就放心好了,我们会很小心的。”

    “好的,我已经派人给你送手表去了,上面有全球卫星定位系统,还有通讯工具和录音工具,我们会随时在你周围的。”

    “知道了。”

    郭敬刚挂下电话。就见佣人通报说,门口有人送来了一个精美礼盒,只见那礼盒四四方方的。

    唐长河好奇的道:“这个就是铃木科长送来的东西吗?”

    打开盒子,两人都将目光注视在了盒中的手表之上。那手表看着相当普通,方形表盘,黑色表带。

    郭敬心中暗叹警方的办事效率,他指着手表微笑道:“唐爷爷。你可不要小看这表啊!!”

    “知道㊣(2),你刚刚跟铃木科长说的话,我又不是聋子,全听见了,”唐长河说道:“我们出发吧!”

    二人出门后,直接找辆的士,指明信上说的地址,开了足足两个小时才到了云飞扬信上说的地方。那是位于纽约郊外的一片空旷之地,周围有着几座废弃的工厂,一处别墅孤零零的矗立在几裸大树之间。

    望着眼前的场景,唐长河有些担心道:“郭敬。你确信那手表上的定位系统管用吗?”

    郭敬拍拍唐长河的手掌,徽笑道:“往日那个开朗的唐爷爷到哪里去了?放心,我们在一起,基本上还是天下无敌手的!”

    唐长河强颜笑了一下,“我不是担心自己,我只怕。郭敬。我只怕照顾不了你。”

    郭敬一怔,扭头望向唐长河,看到他的一双眸子中深意无限。

    “呵呵。没关系。你要是照顾不了我,那我照顾你好了!”郭敬半晌才道,他也知道唐长河对自己的关心。“铃木科长一定不会让我们孤军深入的。只要云飞扬有什么异常举动,她就会出现的。”

    “这个云飞扬一看就不是什么好鸟。”唐长河四下仔细看看。朝郭敬没好气的道:“不然也不会把别墅建在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你小子不要吹牛。还是我照顾你吧,指望你照顾我,恐怕要下辈子了。”

    郭敬㊣(3)只有苦笑摇头,这个唐长河的脾气一直是这样,还说照顾自己,指不定谁照顾谁呢!二人对望一眼,缓步走到了别墅门口,正在犹豫是不是要开门,没有想到“嘎吱”一声,房门竟然自己开了。

    互相望了一眼,都看出了彼此的孤疑,二人小心翼翼的向里面走去。等到二人进入别墅,身后的大门又无声无息的关了起来。显然两人的一举一动都在别人的监控之下。

    等到进入了别墅里面。郭敬和唐长河终于明白什么叫包子有肉不在褶上了。

    从外边看。别人都以为这是一幢要拆迁的,没有人居住的地方,没有想到里面金碧辉煌的,有如宫殿一样。

    三菱公馆就够辉煌,够气派的了,可是和这里一比,仍然差了不只一星半点。

    二人的正前方,是那空空荡荡的大厅,连鬼影子都没有一个。

    “郭敬,什么味道?”唐长河突然抽抽鼻子。脸上有些变了颜色。

    郭敬显然早就注意到了这点,拍了拍唐长河的后背,低声道:“不用担心,只是一些中药的味道,没有毒的。”

    唐长河愣了一下,低声道:“云飞扬准备这些中药干什么?”

    他显然也看到了大厅的一个角落堆满了瓶瓶罐罐的,别墅里面弥漫的气昧正是从那里发出来的。

    没等郭敬㊣(4)回答,一个声音已经在他们前方响起,“欢迎你,东方神医郭敬。”

    二人心中一凛,同时向右转身,只见右边方向,居然摆着一张茶几和一张黑皮沙发,上面端坐着一个年轻人,显然话音出自他的口中。

    仔细的打量着眼前的这个年轻人,只见他翘着二郎腿,右手中拿着一根香烟,正在吞云吐雾,他长的不算难看,可是神情中有着一股淡淡的傲气,望着郭敬的眼神中更有着一股轻蔑和敌意。

    他身形瘦削,身上的衣服并不华丽,可是裁剪的恰到好处,浑身上下看起来竟然有着说不出的剽悍,仿佛一只豹子蛰伏在角落一样,随时准备冲出来咬你一口,唯一显眼的恐怕要算他手上那偌大的白金戒指,上面镶嵌着一个大大的红钻石,却不知道会不会暗藏毒针之类的东西。

    郭敬暗自戒备,更是留意周围的动静,他发现,别墅中好像除了他们三个,似乎再没有别人了。

    “你就是云飞扬?”郭敬问道,他双手开始坏抱在胸前,同时,他的手指已经悄然无声的按在了手表边的一个按钮之上。

    那个年轻人微微点头,道:“你虽然不认识我,不过我们倒也算得上是郎舅的关系了。我是秦雨的表哥。我的姨母是她的亲生母亲。”

    郭敬心中一凛,知道他多半已经知道了秦㊣(5)雨和他的事情,看来自己和铃木杏里等着别人上钩,别人何尝不是早有准备了。

    “你找我上这里做什么?该不会是要来和我叙旧认关系的吧?”郭敬直言道。

    “做什么?”云飞扬嘴角一丝微笑,看不出丝毫敌意的样子,他盯着自己手中的香烟缓缓的道:“我找你来,当然是切磋医术了,我知道你医术高明,几乎没有什么病能难得倒你的,但是,很不幸,你遇上了我,我会让你知道技不如人,还有失败的滋味!”

    唐长河暗骂这个云飞扬狡猾,到了这个时候竟然口风都不漏一下。

    “三菱先生和秦伯父的蛊毒,是你下的吧!”郭敬也是和唐长河一样的念头,忍不住想把他往镜头里面带,这样才能录下他的罪证,这也是铃木杏里一再叮嘱他的,千万不要和云飞扬硬碰硬的。

    嘴角一丝冷笑,云飞扬冷冷道∶“你是个聪明的人,不过你一定不知道,我更是个谨慎的人。”

    “那又怎么样?”郭敬知道有些不妙,硬着头皮问道。

    “那就意味着你不要想从我口中得到任何消息。”云飞扬冷笑道:“你以为,我不知道你们与警方的来往吗?既然我敢大胆的请你们来,自然就有万全的准备。”

    郭敬缓级的垂下双手,心中暗凛,看来这个云飞扬远比自己想像㊣(6)中还难对付。

    “这么说,对于约翰议员是不是你下的蛊毒,你也肯定不会说了。”郭敬还不肯放弃最后一丝希望,心中暗道,怪不得这个云家能够屹立纽约帮会之中,光凭这份小心就让人不敢小看了。

    “我说过了,你不用妄想从我口中得到任何东西,我邀请你过来,只是为了切磋医术而已。”云飞扬嘴角一丝得意的笑容,“为了让你安心的和我切磋医术,我是应该告诉你一件事情。”

    “什么事情?”郭敬隐约觉得有些不妙。

    “为了方便你我的医术交流,我特意启动了别墅附近的强信号干扰装置。”

    郭敬和唐长河互相望了一眼,双双色变,两人终于认识到了云飞扬的狡猾。

    “现在这方圆几公里已经是信号的盲区。”云飞扬看着两人的脸色,显然有些得意道:“不好意思,让你们身上的先进装备失去效用了,这个地方偏僻的很,在这四周我又安了手下,呵呵,郭敬,你该放心才是,我们是不会被打扰的。”

    信号被干扰,那就意味着,两人失去了铃木杏里这个最大的援手,看云飞扬一副有恃无恐的样子,郭敬感到了此行的艰辛。

    “郭敬为什么要和你切磋医术,”唐长河眼珠一转,大声叫道,“这只是你一厢情愿的想法罢了,我们只是好奇㊣(7)过来看看而已,如今看也看完了,郭敬,我们走。”

    唐长河伸手用力一拉郭敬的衣袖,给郭敬施了个眼色,意思是现在情形不妙,三十六计走为上策了。

    没有想到郭敬如同钉子一样动也不动的,唐长河有些懊恼,心道这个死郭敬不开窍,如今我们是处在劣势,你难道还妄想扳倒云飞扬吗?

    “还不快走,傻子郭敬。”唐长河低声骂了一句。

    苦笑了一声,郭敬低声道:“怎么走,人家既然有所准备,自然不会轻易的放我们离开。”

    唐长河心中一凛,回头望去,只见云飞扬一副无动于衷的样子,显然并不怕两人走掉。

    郭敬心中一寒,从出现到现在,云飞扬处处表现出高自己一筹的智慧和后着,自己一直处于下风,想起秦南春的嘱托,一咬牙,沉声道:“我答应你,你说怎么比吧!”

    “果然爽快,听说郭敬兄弟最擅长医治蛊毒,几根手指头竟然报价两亿奖金,碰巧我这有三个人不幸中了蛊毒,所以我想让你给他们看看了。”云飞扬屈指弹出手中的烟蒂,烟蒂在空中飞舞着,准确落在了前方几步远的烟灰缸中。

    看着云飞扬的动作,郭敬和唐长河对望一眼,同时看出了对方眼中的惊异,只看云飞扬所露出的这一手弹指神功,就可以看出云飞扬除㊣(8)了是可怕的蛊毒师之外,还是一位不可小觑的武学高手。

    “不幸中了蛊毒?”唐长河冷哼了一声,“是你亲手下的蛊毒吧,他们不幸是因为撞见了你,而不是中了蛊毒。”

    “无论怎么样,我手头有三个可怜的病人,郭敬既然是东方神医,总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他们不治身亡吧?”云飞扬还是一如既往的微笑着,实际上他也有微笑的资本,他很谨慎,这场比试一开始他就已经立于了不败之地,无论是输是赢都对他没有任何损伤的。

    “我如果医治好了他们怎么办?”郭敬沉声问道。

    “那能怎么办,”云飞扬淡淡道:“你冶病救人是积德的事情,治好了三个人,上帝都会感激你的。”

    “那你成天做些伤天害理的事,就不怕上帝责怪?”唐长河在一旁反唇相讥。

    “我就是上帝。”云飞扬眼中射出疯狂之意。“没有人能够责怪我!”

    唐长河大叫道:“这不公平,实际上你没有下任何筹码。”

    “你要什么筹码?”云飞扬冷冷道:“你们已经没有什么讨价还价的余地!”

    “最少我们医治好了病人后,你要把我们安全的送回去。”唐长河有些焦急,这个云飞扬是个疯子,自己可不疯,天知道他在这个别墅埋伏了多少人手,现在抓住云飞扬的㊣(9)罪证已经变成了次要的事情,最重要的就是要把郭敬带出去。

    “好,我答应你们,只要你医治好了我的病人,我就把你们安全的送回爱瑟公馆。”云飞扬眼中露出自负的神色,实际上他做了精心的安排,也不相信郭敬能够破解他多年的心血。

    “那我如果医治不好呢?”郭敬缓缓道:“难道你就想要了我的性命?”

    突然大笑了起来,云飞扬盯着郭敬,良久才止住了笑声,“你看起来笨笨的样子,你旁边的那个看起来很精明的样子,别人却不知道真正聪明的却是你郭敬。”

    “病人呢?在哪里?”郭敬看都不看那个角落的瓶瓶罐罐一眼,缓缓问道。

    伸手拍了一下手掌,云飞扬微笑道:“马上就到,还请我们的东方神医施展妙手,让我等大开眼界。”

    随着他的掌声,云飞扬前方不远的距离突然裂开个圆形的口子,一个平台缓缓升了出来。

    郭敬突然双拳一握,失声叫道:“长谷川爷爷?”

    躺在地上的人,其余两个,郭敬倒不认识,只是长谷川和他一起这么久,虽然昏迷不醒,可是还是被他一眼认了出来。

    他不由有些恍然,怪不得这几天看不到长谷川,原来风平浪静后面,云飞扬早已暗中下手了,怪不得刚才自信的说,就算唐长河走㊣(10),自己也不会走的,的确如此,如果不把长谷川带出去,他就算逃了性命,一辈子也不安心的。

    唐长河却是大叫道:“管家,你这个卑鄙小人!”

    郭敬只注意到躺在地上的长谷川,却没有注意到站着的那个人正是前几天被保释出去的管家,铃木杏里任由他被保释出去,看来多半是想确认他的幕后主使了。

    只是多了一个管家还算不上什么,看云飞扬这么有恃无恐的样子,难道还有什么王牌在手?

    管家脸色阴沉,没有说话,目光却一直落在地上的一个小孩身上。

    唐长河顺着他的目光望过去,才发现地上还躺着一个十多岁的孩子,忍不住大骂道:“管家,你这个混蛋,没有想到你连小孩子都不放过!”

    “这解法其实不难,所用的药物也是平日常见的。”郭敬并没有走到那堆瓶瓶罐罐的前面,只是道:“如果中的蛊毒并不算深,其实只要取母鸡孵的鸡蛋一个,但是不能用里面有雏鸡的那种,把它煮熟,研成细末,加一汤匙清油,让中胡蔓草蛊毒的人每天服一次,就会吐出胡蔓草蛊。”

    云飞扬目光一寒,脸色铁青。

    唐长河却有些奇怪,既然郭敬知道治疗的办法,为什么不赶快施救呢?

    “只是这种方法适合中了初期胡蔓草蛊毒的人,㊣(11)不过我看你眼前这个手下,中毒已深,如果蛊已入肠,那就要用胆矾五分,放在热茶里面溶化后服用,就会吐出蛊来,如果蛊毒扎根在了胃里面,就要用郁金水二钱放在菜汤里面服下,蛊也会吐出来。”

    微微顿了一下,郭敬又道:“但是这三种方法绝不能混淆,如果病情判断不准,反倒会激发了中蛊之人的毒性,加速他的死亡,云先生,不知道我说的对不对?”

    云飞扬只是冷笑,却不言语。

    “如果云先生不反对的话,我就现在给他施针,判断一下他的蛊毒到底入了哪里。”郭敬说到这里,缓缓伸手入怀,好像要掏出怀内藏着的金针。

    云飞扬大怒,和郭敬动手,被郭敬制服。四年后,日本东京。

    世界卫生组织、世界中医协会、世界针灸联合会,在纽约联合国总部举行盛大的会议。

    一场主要关于中医研究成果报告会,在上午举行。这次中医会议的规模可以说是前无古人的,分别由世界各地的医术精英前来研究探讨,更得到日本几大财团的鼎力相助。

    唐长河西服笔挺的站在台上,欣然的望着台上台下来来往往的医学界精英,不由欣喜万分。

    他等了很久的,也期盼很久的中医辉煌终于来临了,他前后已经奔走了四年,当然这一切离不开道夫㊣(12)和山本的全力支援。他现在已经是人心医院的名誉院长,不过,仁心医院院长,是有着享有东方神医之名的杰出青年——七星神针郭敬先生。

    这四年来,郭敬奔走世界各地,不知道医治好了多少例疑难杂症,欧洲、美洲和亚洲各地无不传诵着七星神针的大名。

    正是因为有了郭敬,有了郭敬在医学界的崇高声誉,中国政府才开始大力的发展中医,使这个被埋藏了近百年的东方瑰宝重新灿烂辉煌!

    欣慰的望着台上国内中医界的精英做着报告,更有台下无数世界各地的医学精英细心倾听,唐长河的目光却一直在人群中寻找什么。

    郭敬怎么还没有到,今天来参加这个会议的,可以说是百分之九十九为了一睹妙手神针的真容。

    “现在欢迎此次大会的名誉主席唐长河老先生为大家讲话。”

    排山倒海般的掌声响起,把唐长河的目光转移到台上,看到台上的美女主持正在笑盈盈的望着自己,唐长河咳嗽了一声,不再找寻郭敬,快步的走上台去。

    “首先我要感谢各位在百忙之中参加这个会议,中医,这个古老的东方瑰宝,能够在今天重新焕发生机,这是中国的幸运、中医的幸运、也是全世界的幸运。

    又是雷鸣般的掌声响起,唐长河踌躇满志的滔滔而谈㊣(13),从古老的医术一直讲到现代,从古代的华佗扯到了郭敬,内容绚丽多彩,让听众听得是如痴如醉。

    陶醉在自己远大理想之中的唐长河,并没有注意到远远一角,一个少年正在含笑的望着台上的他。

    众人膜拜般的目光都投给了台上的唐长河,却没有一个人注意到这个不起眼的青年就是世界卫生组织的理事和针灸联合会的荣誉理事长。

    如今的郭敬声名大噪,一身担任数职,针灸联合会的荣誉理事长以及世界卫生组织的理事职位,只是其中两个。只不过,更多的人都喜欢叫他东方神医,妙手神针郭敬先生

    如果知道郭敬就站在他们的身边,管保所有人都会围上来,没有哪个再去听唐长河的演讲了。

    台上的唐长河越讲越是神采飞扬,“现在我要宣布两件重大的事情。”

    台下一片寂静,都是用心倾听,能够让名誉主席认为是重大的,当然值得留意了。

    “第一,就是世界卫生组织在此次会议中正式向所有成员国推荐中国传统医学和针灸疗法,世界中医协会和针灸联合会亦承诺,将会逐步在联合国各成员国建立分部,联合国每一个成员国都可以免费推荐优秀人才来针灸联合会学习针灸疗法,特别是一些小国,对于免费推荐的人数数量将会有所增加。”

    ㊣(14)唐长河的宣布引起了一阵欢呼声,良久不绝。

    双手做了个手势,唐长河示意众人安静下来,“还有一个消息就是,针灸联合会将会先派出一支数十人组成的教学队伍前往非洲,为非洲人民介绍这一不需要药物的神奇古老疗法,队长则是世界卫生组织理事会成员,针灸联合会荣誉理事长,享有东方神医之名的杰出少年——七星神针郭敬先生。

    更加热烈的掌声再次响起,整个会场沉浸在兴奋的海洋之中。

    郭敬淡淡笑了一下,只是神情中却有一些淡定,他可以为无数人解决痛苦,却没有时间陪陪自己的女人。

    转身向场外走去,这里虽然热闹,可是好像不属于他的。肩头突然被重重拍了一下,郭敬一怔,缓缓的转过身来。

    如今的郭敬已经沉稳干练了许多,就算天塌下来也不会失色了。因为,他已经经历过太多的事情,那里,有欢乐,也有痛苦。

    眼中微微有了一丝诧异,望着眼前巧笑嫣然的美女,郭敬也不由失声道:“是你?”

    “原来你还认识我,郭、”话未出口,郭敬差点把她的嘴捂上,“玛莎,你怎么来到这里了。”

    原来少年身后的不是别人,就是郭敬曾经医治过的失忆小美女玛莎,雪肤大眼、青春飞扬的长发、淡绿色的长裙,标准的混㊣(15)血美女已经长大。“郭敬大哥,我发现你变了很多。”

    “你也变了很多,比起当初变得更漂亮了。”郭敬笑道:“说说看,你到底上这里干什么来了?”

    “其实我上这里,多半的原因还是因为你。”一咬牙,飞快的在郭敬脸上印上了一吻,“咯咯”一声轻笑,已经没入了人群之中,找不到踪影,只留下呆呆伫立在那里的郭敬,若有所思。

    不远处一辆加长劳斯莱斯开了过来,“老公~!”秦雨、李玲、陈雪儿三个美女走向郭敬,她们前面,还有一男二女欢叫着:“爸爸!”“爸爸!”

    人生如此,名利双收,夫复何求。㊣共15㊣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回书页]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