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欢迎来到寻书看小说网!Http://Www.Xunshukan.com 
啃书网 武侠小说 命师介绍 第三卷 第四十一章 绝对的福分

第三卷 第四十一章 绝对的福分

小说:命师| 作者:何常在| 类别:武侠小说 更新:2014-7-23 22:11:44

寻书看 Www.XunShuKan.Com
    尽管刚才的一战,他大获全胜,甚至还伤了施得,不过天南却毫无兴奋之意,相反,却忧心忡忡。如果施得记仇的话,今天的事情算是结下梁子了,总有一天,施得会还回来,而且说不定还会让他栽一个大跟头。作为拳师,在业内的名声很重要,如果传了出来他被一个后生晚辈打败,他的名声就算毁了,以后别说收徒弟了,连保镖学校估计都开不下去了。

    保镖学校专门为富翁输送保镖,收入丰厚,是天南最主要的财源。

    “师傅,是不是担心以后施得会报复?”大坚比二强更会察言观色,见天南上车之后,脸色一直阴晴不定,他就开口说道,“不要紧,过段时间毁了施得不就行了,让他再也没有了练武的资本,他就永远也挑战不了师傅的权威。

    “打得过就打,打不过就暗算,大坚,做人不要这么阴险。”二强对大坚的提议愤愤不平,“做人,要厚道。”

    “厚道能当饭吃?”大坚对二强嗤之以鼻,“我知道你欣赏施得,可是你别忘了,施得是我们的对手。你说话之前,要先站对立场。”

    天南伸手制止了大坚和二强的争吵,若有所思地说道:“来日方长,不必急在一时,让我好好想想。”

    “师傅,纪度没跟来,他不会趁机再向施得下手吧?施得现在可是受了伤,纪度虽然身手一般,但在施得受伤的时候对施得下手,也许还能有几成胜算。”大坚嘿嘿一笑,“说不定纪度出手就能解决了施得,这样,我们就省事了

    话才说完,忽然“砰”的一声巨响,汽车猛然偏离了前进的方向,朝路边的大树撞去。幸好二强反应敏捷,瞬间踩死了刹车,并且使出全力修正了方向盘,饶是如此,汽车还是一头撞在了树上。不过也正是因为二强的处置得当,只是车头撞坏了一小部分,并没有人员伤亡。

    “怎么啦?出车祸了?”大坚一头撞在了椅背上,撞得脑袋生疼,他惊叫出声。

    “不是。”二强比大坚冷静多了,他停好车,熄了火,长出了一口气,“爆胎了,幸好没有出事。真是邪门了,我明明记得刚换了新胎,怎么就又爆胎了。”

    天南坐在车上动也不动,一脸平静,不过如果仔细观察的话,会发现他平静的表情之下,有一丝微不可察的不安。

    大坚没有猜错,躲在黑暗之中的纪度,见施得身受重伤,心想正是趁机报仇的大好时机,岂能错过?他向前迈出一步,弯腰捡起一块砖头,准备偷袭施得——他还是不敢正面面对施得,主要也是怕施得发现了他在石门,从而让施得猜到毕爷在石门的布局就因小失大了。

    不料让纪度没有想到的一件无比蹊跷的事情发生了……

    夏花见天南等人走了,长出了一口气,手抚胸口连连说道:“吓死我了,施得,你没事了吧?你说你也真是,打不过人家,不打就是了,非要硬撑做什么?看,受伤了吧?让我看看严重不严重。”

    一边说,夏花一边拿出纸巾为施得擦拭,不想拿纸巾的时候,从包中带出了一个指甲刀,她也不知道犯了哪门子邪性,一见指甲刀就火了,扬手扔了出去:“怎么还有一个叶微尘送我的指甲刀?真是的,要断就得断个彻底,别说一个指甲刀了,就是一张纸也不能留。”

    也是怪了,夏花乱扔东西不怕砸着花花草草也就算了,她更不怕砸着人——当然,在夏花善良的心思中,乌有巷这样一个黑灯瞎火的死胡同,怎么可能会有人这么有雅兴藏在黑暗中偷窥?打破脑袋她也想不到还真有人藏身暗处,并且准备飞出一块板砖,砸施得一个头破血流。

    纪度的手刚刚扬起,板砖正好举在他的头顶上之际,施得在明,他在暗,他自以为神不知鬼不觉,肯定可以偷袭成功,就不慌不忙地瞄准施得,力求一举正中施得的脑袋,砸施得一个脑袋开花,不想正当他全神贯注瞄准的时候,眼前突然飞来一物,不偏不倚正中他的鼻尖。东西不大,但却十分尖锐,鼻子又是最娇气的地方,顿时一阵疼痛传来,他没有忍住,“哎呦”一声痛呼出声

    这还不算,由于事发突然,完全出乎他的意料,他吃疼之下,忘了手中的板砖,手一松,板砖以自由落体的速度很不客气地就落在了他的脑袋之上。

    “啊呀”纪度再次惨叫一声。

    虽然人的手高不出脑袋多少,自由落体下来,板砖的速度没有多快,但刚才纪度为了让施得倒一个大霉,特意找了一块又大又沉的板砖,结果害人反害己,又大又沉的板砖重重落在了自己的头上,既实在又给力,纪度欲哭无泪,奶奶的,真疼呀。

    “啊,闹鬼了真有鬼呀。”夏花听到黑暗中的叫声,吓了一跳。

    她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更不会善良地想到刚才她无意中的一扔,不但救了施得,还让纪度倒了血霉。由此可见,在施得和夏花强大的福分面前,纪度的阴谋诡计和小小伎俩不但不会得逞,还会自食其果。

    若是平常,施得听到叫声,一个箭步冲到黑暗之中,就能将藏身其中的人抓住。但现在他受了伤,不敢贸然动手。

    虽然不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事情,但大概也猜到了夏花随手一扔东西的举动,正好击中了一直隐藏在黑暗的背后一人。联想到上次史珍香推他落崖,下山之后就被汽车撞死的下场,施得心想果然天道好还,一个人想天下无敌,最行之有效的方法就是放生行善积福,只要福分到了一定程度,不管是谁想要害你,都难以得逞。就连佛也曾经说过,神通不敌业力。多广大的神通,不管是腾云驾雾还是撒豆成兵,在业力面前都不堪一击。

    业力分为善业和恶业,就施得不太成熟的理解,福分就是善业的一种。

    “不是鬼,是人。”施得受伤在身,居然还得笑得出来,他淡淡一笑,冲黑暗之中说道,“出来吧,这位朋友,别人不人鬼不鬼地躲在背后,像个男人一样勇敢地站出来……”

    “就是,赶紧出来,别放着好好的人不当,非要当鬼。”夏花一边说,一边悄悄地从包中翻出一个小巧的手电,猛然打开了手电,照向了声音发出的方向。

    只是让她失望的是,在灯光所及之处,已经空无一人,地上,只有一块血淋淋的板砖和一个带血的指甲刀。

    “跑得比鬼还快。”夏花不无鄙夷地撇了撇嘴,目光落到了指甲刀之上,又看了看了地上的板砖,差不多猜到了什么,忽然又得意地笑了,“谢谢你呀叶微尘,你烦了我这么久,总算办了一件让我满意的事情。多亏了你的指甲刀,要不,说不定今天就倒霉了。”

    话刚说完,夏花的手机突兀地响了。

    “花姐,我马上就到,你怎么样了?”吴三皮接到夏花的短信后,立刻带了十来个人火速赶来支援,尽管夏花不让他打电话,走到半路上,距离乌有巷还有两个路口时,他实在担心夏花的安危,还是打出了电话。

    “没事了,没事了,要是我连这一点小事都解决不了,还要等你救援,我早就超生了。”见事情都解决了吴三皮才姗姗来迟,夏花生气了,不耐烦地挥了挥手,“行了,你回去吧,不用过来了。”

    “我……”吴三皮被噎得够呛,想发火,又不敢,只好无奈地说道,“行,花姐说什么是什么,我照办就是了,谁让我贱呢?收队”

    挂断电话,吴三皮一肚子火,一抬头,见一个满脸是血的人一手捂头一手捂腿,一瘸一拐地正在横穿马路,他顿时来了精神,正愁没人解气,大晚上的,又头破血流一瘸一拐,不是流氓就是败类,不收拾白不收拾,他大手一挥:“兄弟们,看到那个混球没有?抓了他,今晚有乐子了。”

    被吴三皮称之为混球的人,正是被夏花投中鼻尖又被自己板砖砸破头的纪度。纪度虽然跟随了毕问天多年,但他的心思主要用在了练武之上,认为天下的事情,用武力解决最行之有效,什么削减运势以及侧面和背后的下手,都太麻烦,不如直接面对面较量,谁胜谁负,一目了然。所以,他和元元走了两条截然不同的道路,元元攻心为上,善用权谋,而他则喜欢直来直去,在拳脚上见真章。

    只是今天的事情,不但蹊跷古怪而且还不可思议,不由纪度不深思,难道他之所以如此倒霉的根本原因真是如毕爷所说的一样,在绝对的福分面前,什么阴谋诡计什么高明的算计都一无是处都不堪一击?因为福分最大,神通不敌业力,算计不敌福分?

    这么说,施得和夏花,都比他大有福分了?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回书页]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