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欢迎来到寻书看小说网!Http://Www.Xunshukan.com 
啃书网 网络小说 盛世妖娆:极品腹黑太子妃介绍 正文 第84章 弟弟的死

正文 第84章 弟弟的死

小说:盛世妖娆:极品腹黑太子妃| 作者:李墨鱼| 类别:网络小说 更新:2014-7-7 13:13:45

寻书看 Www.XunShuKan.Com
  这样的手法,洛瑶芷听说过,是异域医治病症所用的催眠之术。
  做出那种残忍的事,还想让娘亲忘掉,是害怕事情暴露,被人凌迟、浸猪笼吗?
  洛瑶芷只要一想到才那么小那么可爱的弟弟被生生的摔死,血肉模糊,就心抽痛的厉害。
  “除了叶菊梅,还有谁参与了?”她尽量保持平静,可胸口的起伏出卖了她,她在强忍着怒意,怕自己忍不住会把叶菊梅撕成碎片喂狗!
  “这件事似乎没有几个人知道,当时伺候小公子的人,也早早的被送回老家了。”衣衣说话的时候,眼神瞟在角落里,不敢同洛瑶芷对视。这时候偷偷抬头瞧了眼主子,见她似乎还是如同往常一样平静,便放下心来。
  “噢,让红煞想办法把刘嬷嬷医治好,我想过些日子,送给二娘一个惊喜!”洛瑶芷冷笑如刀锋,看向窗外二夫人所在的方位。
  “是,主子。”衣衣点头应下。
  “还有,告诉白煞,不要温柔,狠绝毒辣的把洛逸致手里的东西全部摧毁,那点钱,太过肮脏,咱不需要。”
  “那些生意,好像有一部分被旁的人接手了。会不会是三皇子派的人?”
  “管他是谁!你觉得我会怕?呵呵,所有的东西,弄的越混乱越好!什么一品堂,什么万有财庄,全毁了就是!我只要结果。”父债子偿,天经地义。洛瑶芷想报复二娘,最好的办法就是折磨他的儿子和女儿。
  杀别人孩子的时候很爽是吗?让你看看自己亲生子女受折磨,会不会更开心呢?
  洛瑶芷吩咐完了,就直接离开了房间,衣衣新得了任务,不能跟着去。可是衣衣又有些担心,看着洛瑶芷单薄的背影,衣衣叹了口气,白煞总说主子虐待她,让她干什么活,都不得空闲歇息一下。可是她知道,最劳累的却是主子,什么都是主子自己来承担。若是主子不告诉她身份,她根本不知道主子会在这个所谓的“家”里遭遇这么多是非之事。
  她再不心疼主子,都没人疼了。
  洛瑶芷直接光明正大的走出自己的房间,不再走地道。她觉得,她隐忍着有什么用呢?爷爷的想法从一开始就是错的,雏鹰从悬崖上跳落,怎么知道自己会飞?一直躲在温暖的窝里,不是死的更快吗?
  一路上,几个丫鬟见着她,嬉笑的说了她几句,还有人恭喜她即将成亲的,说什么叶公子一表人才之类的,伴随着这样的祝福话的,还有一些怜悯的眼神。
  似乎在说,就算你是大家闺秀,宰相千金,还不是会嫁给个瘸子?还是个私生子。没亲娘疼的孩子,真是可怜!
  洛瑶芷冷眼看着这几个平日里就喜欢在嘴上找场子的丫鬟,冷漠的从嘴里说出一个字,“滚!”
  几个丫鬟却是一怔,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大小姐,往常她都是低着头,傻乎乎的,呆愣愣的,今个这是怎么了?
  洛瑶芷没理会这几个嚼舌根的,管她们怎么说,她忍她们,不代表怕她们。装傻充愣太累了,她从今日起,再也不装了!
  洛瑶芷是踢门进去的爷爷屋子,这是从来没有过的。
  她这么一进门,吓着了屋子里的爷爷和秀姑姑,爷爷在画山水画,手里的毛笔因为这突然的声音,而稍微哆嗦了下,滴落了几滴墨汁。
  “怎么了?谁招惹我宝贝孙女了?”爷爷一抬头,刚要训斥的,却看到洛瑶芷铁青着脸,面纱都被风吹到的露出一大半了她居然没注意。
  洛瑶芷扫了眼秀姑姑,见她低下头,有些躲闪自己的目光,也不想再问那些事。
  “爷爷,我要搬出洛府!”洛瑶芷的第一句话,就是这个。
  没等爷爷说话,第二句话就说出来了,“我要恢复真实面貌,做真实的我,再也不是懦弱胆小的洛家大小姐了。”
  爷爷一愣,这是怎么了?过不了多久就会有这么一次逆反情绪,以往好好安抚便好。可这次,似乎比以往都严重。
  他正思考着,就听到了第三句。
  “还有,我不会嫁给叶君宇的,死也不嫁,要嫁你嫁!”洛瑶芷毫不客气的说着,说完转身就走。
  从来都很理智,没有这么闹情绪的宝贝孙女,这次是真的生气了。
  爷爷洛鼎铭连忙叫住她,“你这鬼丫头给老子回来!哎呦,我心肝啊,哎呦,我的经络又不畅了,哎呦,死丫头你能给老子回来不?有话坐下聊聊,你别走啊!”
  “不了,有什么想知道的,问秀姑姑吧。”洛瑶芷回头,扔了个眼神就走了。
  这是怎么了?拦都拦不住!洛瑶芷这丫头,都不心疼他这个爷爷了。
  洛鼎铭转头看向秀姑姑,很是不解的问,“秀儿,你跟我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我孙女都要搬出去住了,这是离家出走吗?还有,她不想嫁人,会不会是要跟人私奔啊?哎呦,我的心开始疼了……”
  洛瑶芷不知道秀姑姑是怎么说的,反正此时的她,已经离开了洛府,走向颜止的住处。
  许久没来了,今日心绪不宁,情绪有些控制不住,洛瑶芷害怕再突然手上燃起火来,吓着人可就不好了。
  有段日子没来,倒是挺想见见颜止,听听他抚琴的乐声,心情也会平静很多。
  虽然天色已晚,但她一点男女顾忌都没有,毕竟颜止对女人没兴趣,他算男人吗?嗯,应该不算吧?
  有些日子没来了,看着门口盛开的紫珠昙花,洛瑶芷觉得很情切,当然,这么妖艳诱人的花,她吃过亏,不会再上去摸了。
  走进了几步,欣赏了好一会,才抬头准备敲门。
  奇怪,这门居然上了锁。
  难不成颜止不在家?不对啊,那福伯也应该在啊。
  洛瑶芷试探的瞧了瞧,没有人赢,便低头说了句“抱歉了”,然后就一点抱歉之意都没有的飞上墙头,跳了进去。
  内屋也上了锁,而且全部黑着灯,没有人在。
  此时的天是昏暗的,风清冷的吹在脸上,没有灯光烛火,来寻人人却消失了。
  说不失落是假的,洛瑶芷本来就不太安宁的情绪,又多加了几分烦躁。
  颜止,究竟去哪了呢?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回书页]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