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欢迎来到寻书看小说网!Http://Www.Xunshukan.com 
啃书网 恐怖小说 巫踪介绍 古庸悬棺 第四十五章 楚王熊渠

古庸悬棺 第四十五章 楚王熊渠

小说:巫踪| 作者:墨锋| 类别:恐怖小说 更新:2014-6-10 12:53:17

寻书看 Www.XunShuKan.Com 第四十五章楚王熊渠
 
  “没、没怎么?”我有些结巴地回答道。
 
  高鹏的眼神直勾勾地看着我和梁赞,一句话也没有说,但是,他那一动不动的架势似乎就是在对我们说:“你们两个在搞什么鬼,竟然还敢说谎话骗我。”
 
  见高鹏这样目不转睛地盯着我看,也是我心里心虚,也不知道为什么,竟然一下子就不敢正眼看他了。
 
  “你们在这里干什么?”高鹏最后还是如是问道。
 
  我尴尬地看了一眼梁赞,发现他深色紧张地看向别处,也不搭理我,我一下子慌了神,就一个劲儿地说:“真的没什么,你别多想,走累了,休息一下而已。”
 
  高鹏的眼睛里掠过一丝狡猾,他眯起眼睛说道:“你们有事瞒着我。”
 
  我无奈,只好不停地解释,最后过了好一段时间,我们三个人才重新上路,但是,因为有了这一个插曲,我就不再敢向高鹏那边靠近了,总觉他变得鬼里鬼气的,反倒是那个梁赞,真的就好像是一个没事人一样,照旧跟高鹏有说有笑的,只不过高鹏却不怎么理会他。
 
  这一段路走得十分别扭,过了十几分钟以后,山洞的空气中忽然出现一股奇怪的味道。这种味道我好像曾经在哪里闻到过,细细地品味,这是一股香气,很厚重。闻了一会儿,我恍然大悟,这是卜瑾身上的气味。
 
  我记得当初在云南苗寨里第一次见到龙卜瑾的时候,她身上的这种味道给我留下了很深刻的印象,但是,随着日后卜瑾跟我一起生活的久了,我就渐渐地把这种气味淡忘了。而如今,在这潮湿腐臭的山洞中的空气中,偶尔飘来一股幽香,就显得十分引人注意。
 
  直觉告诉我,卜瑾就在这附近,或者至少她离我们的距离已经不远了。不知道为什么,一想到这个事情,我的心脏就跳得飞快,这倒并不是因为遇见卜瑾会让我十分激动,而是与卜瑾同行的那些山童和那两头袁老头儿口中的彘蚺怪物。
 
  但是,山洞在前方拐了一个弯之后,却发生了一件让我非常惊讶的事情——山洞的走势开始变成了上坡路。
 
  一般的山洞,它往往是平直走向,最常见的是向下的走向,但是还从来没有听说过有哪个山洞里的隧道是向上走向的,当然,除非有另一种状况——这条山体通道本来就是人工开凿的。
 
  果然,我们再往里面没走多远,身边的石壁开始变得光滑起来。
 
  卜瑾的味道越来越浓,山洞的坡度也越来越陡,高鹏依旧走在我们三个人中的最前面,走着走着,我们忽然听见了一声低吼,那吼声不大,也很低沉,但是听那声音的穿透力和共鸣就知道,那一定不会是一个小东西所能发出的声音。
 
  我们再往前走了走,三个人不觉都停下了脚步。
 
  只见在我们三个人的正前方突兀地出现了一道方形的石门,石门的样式很古朴,几乎没有任何的装饰,从外形上来看,远没有云南地宫里的铜门来的气派,但是,这一道石门却更加给人一种神秘的感觉,似乎一下子就把我们这些手拿手电筒的现代人拒之门外而不理。
 
  但是,真正引起我们三个人注意力的是,那蹲在石门两边的两头怪物——彘蚺。
 
  “我靠,”我小声说道:“这两个怪物该不会是看门的吧?”
 
  “估计是这样的。”梁赞说道。
 
  “那也就是说,卜瑾和那些山童在那石门的后面喽。”我一边说一边猜测着那石门后面会有什么东西,或者说,石门后面的空间到底会有多大,会不会没过一会儿的功夫,卜瑾和那几个山童就从那石门里面出来了呢。
 
  而那两头彘蚺怪兽此刻似乎是在打盹,他们俩一起趴在地上,鼻子发出呼噜噜的声音,偶尔身子一动,就伴随着粘滑的皮肤的摩擦声。
 
  “现在怎么办?”我问道。
 
  “还能怎么办?”梁赞说道:“路只有这一条,你女朋友肯定是进到这里面去了。”
 
  “废话,我也知道,关键是有那两个怪物在那里看着门,我们怎么进去?我们又不像陈兵他们那样有枪,难不成那刀跟那些怪物拼命?”说到这里,我心里竟然还有一刹那的担心,心说陈兵那一伙人还好吧,会不会此时此刻已经被那些穴妖大卸八块了呢。
 
  没想到,我还在思考的时候,就见那个高鹏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鬼气森森地点着脚尖走到了那石门前,站在两头彘蚺怪物的中间。
 
  我一下子傻了眼,一时间也忘记了他的不对劲儿,直接轻声喊道:“喂,高鹏,你去那里干什么,快回来,别把那两个怪物吵醒了。”
 
  但是,高鹏并不理会我所说的话,他怔怔地立在那里,隔了一会儿,他的肩膀忽然开始一抖一抖地耸肩,从后面看,就好像他在呵呵无声地傻笑一般。这一幕极其诡异,还没来得及我反应过来,那高鹏就突然“哇”得一声叫唤,趴在石门两侧的彘蚺怪兽一听到这一声叫喊,立马都抬起了脑袋,左右“看了看”,嘴唇微张,一条大舌头开始向外吐信,那样子就像是一头大蜥蜴一般。
 
  两头彘蚺很快就凭借着气味锁定了高鹏的方位,它们两个一齐发出一声怒吼,露出一排尖利的牙齿,令我吃惊的是,那高鹏站在那里不怕反笑,那听起来不像是他的笑声,而是一种异常豪迈的大笑,只听高鹏一边大笑,一边说道:“两头畜生,也敢当我养伯去路?”
 
  说罢,只见高鹏一拔腰间的佩剑就要与那两头彘蚺展开一场战斗。
 
  与此同时,梁赞捶胸顿足,似乎一下子明白了什么事情。
 
  我道:“高鹏疯了?”
 
  “疯个屁啊,”梁赞握紧了拳头,说道:“这下子我终于明白高鹏是怎么回事了,他果然是被上身了。”
 
  “鬼上身?”我心里咯噔一声,因为我从小到大凡是听到的有关于鬼上身的故事,基本上全都是女鬼上身,而且上人身的不是厉鬼就是冤魂,总而言之是大凶之兆。
 
  “的确是鬼上身没错,但好在不是冤魂厉鬼。”
 
  “那他是怎么被鬼上身的呢?”我问道。
 
  梁赞解释道:“我估计应该跟他穿着的那间皮甲有关。”
 
  梁赞的话刚一说完,就看见高鹏已经拔出了皮甲上戴着的佩剑开始与那两头彘蚺怪兽打斗起来。
 
  这个时候,就算是之前梁赞没有跟我说过高鹏有不对劲的地方,我也能看出问题。此时此刻的高鹏身手异常矫健,只见他左躲右闪,那彘蚺怪物虽然行动起来异常缓慢,但是它的头在脖子的肌肉的牵引下动作却异常迅猛,那脑袋就如同毒蛇一样,闪电般地向高鹏咬去,而高鹏闪躲自如,毫发未损,与此同时,手中的的佩剑还不停地予以相应的反击,若不是因为他手中的佩剑年久生锈,估计那两头彘蚺早就已经被大卸八块了。
 
  这时候,梁赞突然大喊一声道:“养伯!”
 
  高鹏一听,身子一怔,差点直接被彘蚺一口咬在大腿上,他迅速地退到了一边。我还在纳闷梁赞为什么喊他的时候,梁赞大手一挥,竟然把我的长刀扔了过去,嘴里喊道:“用这把刀。”
 
  高鹏一接长刀,脸上掠过一丝惊讶,旋即竟然拱手朗声道:“多谢兄弟。”
 
  旋即,他转过身子对那两头彘蚺吼道:“畜生,待我养伯杀了你们,为我主楚王熊渠寻长生之道。”
 
  一听这话,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心说这个附在高鹏身上的养伯到底是什么人,竟然说为他的主人楚王熊渠寻找长生之道。
 
  要说是以前的我,可能根本就不知道楚熊渠是什么人,但是,这一次不同,我来到武汉之前做了大量有关古庸国历史资料的准备,这个时候自然就派上了用场。
 
  养伯是谁我不得而知,但是,高鹏口中所说的楚王熊渠对我而言可谓如雷贯耳。
 
  楚国的历史虽然不及庸国那般久远,但是尚且也有将近八百年的历史,历经数代君王,在历史上,恐怕很多人都只记得那个雄才大略,饮马黄河问鼎中原的楚庄王,但是,如若没有楚王熊渠之前的铺垫,问鼎中原恐怕没有那么简单。
 
  楚熊渠是何许人?正是这个人,率领楚国众将士一举击溃了当时号称八蛮之首的古庸国,同时东击杨越,为其后人楚庄王的宏图霸业奠定了绝好的基础。虽然后来雇佣之地,朝秦暮楚,连年征战,但是,谁也不能否认楚王熊渠的文治武功。
 
  楚熊渠在位不过十年,但是却为楚国开辟了极其广阔的疆土,至于其中的原因,并没有历史学家能够解释得清楚。但是,有一点不能不提,那就是,后期由于周厉王对待诸侯王的严苛态度,让楚熊渠公然宣称自己是蛮人,不必臣服于周朝的称号和谥号。说白了,楚国当时已经开始在闹独立了。但是,当时的楚国在很长时间一段时间以内,都还是一个弱小的国家,虽然发展迅速,但是能够在如此短的时间连灭数国,这其中还是有许许多多的未解谜团。许多的历史谜团到了最后,也许都会向玄学靠拢,当然,这只是一个推测。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回书页]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