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欢迎来到寻书看小说网!Http://Www.Xunshukan.com 
啃书网 网络小说 乡村韵事介绍 正文 【215】

正文 【215】

小说:乡村韵事| 作者:宇宙浪子186| 类别:网络小说 更新:2012-11-18 22:19:52

寻书看 Www.XunShuKan.Com

  好一会后,叶枫才松开陈兰的小嘴,她已经是双眸含春,鼻息也开始急促起来,很明显,陈兰动情了,那么久没被开发的身子,在经过昨晚的激情后,女人最原始的欲.望已经归来,而且更加容易爆发。

  “兰姐,我知道,你需要我!”叶枫开口说道。

  陈兰看着眼前这个小男生,终于知道魅姐为什么会被他征服,这个小男生还真不简单,特别是对付女人的手段,比起一般的男人,可要厉害多了。

  陈兰深呼吸一口气,也给自己鼓起,终于缓缓说道:“叶枫,我需要你,需要你来满足我,让我知道作为一个女人的美好,昨晚,我真的很幸福!”

  叶枫听陈兰这么说,知道她已经动情,他也不罗嗦,的女人总是需要男人开发的,而自己就是陈兰需要的男人。

  近乎地搂抱住陈兰,头一低落嘴唇吻合在陈兰红润温软的香唇上,不失时机的将舌头伸入陈兰香气袭人湿热的樱口中,恍如游鱼似的在樱口中四处活动。陈兰立将香气袭人的樱桃小嘴一张,让叶枫的舌头长驱直入在她湿润暖香的芳口中恣意地四处舔舐。他一会儿舔舐陈兰樱桃小嘴的上颚,一会儿舔舐她滑腻柔软的丁香妙舌,无所不至,俩人嘴中的津液相互交汇着。叶枫舔得陈兰芳心痒痒的,欲念萌发,高涨,她只荡,心神摇曳,情不自禁的将湿滑细嫩的丁香妙舌迎了上去,舔舐着叶枫的舌头,叶枫也舔舐着陈兰香甜可口的丁香妙舌,就这样俩男女相互舔舐着,最后,俩人的舌头如胶似漆地绞台在了一起。俩人的舌头你舔着我,我舔着你,情意缠绵地纠缠在了一起。叶枫舌头在忙着,手也没歇息。

  他左手握住陈兰柔软而富有弹性的揉按着,右手则在她凝脂般滑腻的玲珑浮凸的胴体上四下活动。最后,他这右手也落在了陈兰另一豪乳上,手指一张夹住早已硬梆梆的鲜红时轻时重玩弄不已。在他的玩弄下陈兰的膨胀起来显得更为丰盈,围绕在四周粉红的乳晕向周围扩散。

  再次吻住了,陈兰不知道其中的原委,还以为叶枫对她如此痴迷迫不及待呢!纠缠片刻,开始高涨的陈兰感觉这样不足以满足心中的需要,她气息粗浊地一口噙含住叶枫的舌头如饥似渴地起来,并且如饮甜津液似的吞食着叶枫嘴中和他舌头上的津液。此刻陈兰白嫩的花容醉酒一般酡红,春人,黛眉藏春,媚眼半张,鼻息沉重地贪婪地着叶枫硕大的舌头,伸出芊芊玉手隔着衣裤就按在叶枫高高搭起的帐篷上揉搓着他那坚硬硕大的巨龙,叶枫也撩起陈兰的裤子着她的浑圆的。

  两人正在如火如荼剑及履及的时候,突然手机铃声响起。“不要管它!”

  叶枫不管不顾地搂抱住陈兰,着她丰硕柔软的,坚硬硕大的巨龙顶住她的之间研磨着,限不得立刻将陈兰就地正法。

  电话铃声不停地响着,吵得烦心。“叶枫,先等一下,先一会忍耐。晚上人家再好好给你,任你折腾。”

  陈兰在叶枫嘴唇上面安慰地亲吻一口,勉强推开他,过去接电话。

  就在陈兰刚要拿起手机的时候,叶枫已然跟在身后大手一撤,陈兰的裤子被撤到腰部以上,露出了穿着白色的凝脂般的丰。

  “啊!叶枫不要?”

  白嫩的部突然暴露在空气和叶枫的色眼中,陈兰娇羞地叫了起来。

  “兰姐,你只管接你的电话好了。”

  叶枫以不可抗拒的动作继续拨开了陈兰的白色内.裤,白嫩的丘在微炽的灯光下,泛出耀眼的光泽。叶枫蹲子,两手把住富有弹性的丘,嘴巴凑上去,狂热地吻着丰润的。

  “喂!魅姐啊,我在房间呢啊没事没事嗯!”

  娇嫩的部突然遭到叶枫的湿吻,陈兰止不住地发出低声娇~

  叶枫却感觉更加刺激,湿热的嘴唇急急地舔舐着,从丰隆的丘滑到深邃的沟,又从沟滑向陈兰的花瓣

  舌头卷过之处,留下湿湿的痕迹,陈兰感觉象是有一条爬虫在自己的部搔弄着,又是麻庠又是难受。当叶枫厚厚的舌头卷向花瓣之间,猛然伸入微张的穴口之际,陈兰极力压抑着低声起来,部扭动着,既象在挣扎又似在迎接叶枫硕大的舌头。

  “喔!我知道了!”

  陈兰勉强应付着魅姐,浑圆的美情不自禁地扭动着迎合着叶枫的亲吻,“那你先忙去吧,我在房间等你回来!”

  陈兰娇喘地说道,魅姐似乎也听出了陈兰的异样,在电话里面笑骂一句是不是找男人了,她并不知道叶枫已经再次回到房间里面。

  陈兰敷衍了几句,便挂了电话。

  叶枫贪婪地着陈兰鲜艳柔嫩的神圣之洞,不时把舌头伸向深处。突然陈兰的温暖洞穴里流出一股春水,被叶枫丝丝地吸入自己的嘴时。陈兰勉强把电话挂断,急剧地娇呼起来:“啊啊你坏死了。不要吸了啊人家受不了了!”

  “谁让你这么快断电话的?现在我要惩罚你!”

  叶枫根本不理陈兰的娇呼,埋头继续用力地吸舔她鲜艳柔嫩的神圣之洞,那味道是如此的好,春水源源不断地流出来,把叶枫整个脸都弄得湿湿滑滑的。

  陈兰的丰形状和手感均佳,滑润润的富有弹性,在叶枫双手的抓捏下微微发红,叶枫用双手细细摸弄着笑道:“这么敏感啊我的好姐姐?”

  突然,陈兰又一声惊呼:“啊叶枫,不要不要咬那里啊!”

  原来叶枫发现陈兰的珍珠硬硬地翘立在花瓣交接处,捉挟地含住了她,并轻轻地用牙齿咬吸着。陈兰发出一声又一声的娇叫。“天啊!好痒,饶了人家吧,不要啊啊叶枫,你是坏蛋,专门欺负我的坏蛋!啊啊”

  又一股春水流了出来。

  “敢说是坏蛋?你乖乖地受罚吧,等一下有你浪的。”

  叶枫直起身来,迅速脱下了裤子,放出了早已昂首挺立的龙枪。叶枫一手按住陈兰的颈部,不让她有丝毫的反抗余地,一手抓住自己的龙枪,在佳蓉的沟里上下滑动,不时地探到陈兰的花瓣间研磨着,顶触发硬的珍珠和湿淋淋的穴口。

  叶枫硬邦邦的庞然大物在佳蓉的温暖洞穴里探询着,感觉好像被丰腴的花瓣紧紧吸咬住,龙头上早已涂满了陈兰的春水,感觉麻酥酥的。陈兰温暖洞穴还是很紧,幽谷柔软而有吸力,庞然大物夹在中间很舒服。

  真是个美艳的,叶枫在心里感叹着,老天爷待自己真是不薄,让自己有机会有缘分恣意享用这样的美人儿,“啊”

  叶枫和陈兰同时发出畅快的叫声。原来,叶枫的庞然大物受不了陈兰穴口的吸啄,猛然突入,一大股春水溅出,庞然大物顺着滑腻的春水直达幽谷的深处,抵在了子宫口。陈兰的双腿猛的一伸,整个身体向后一仰,部收紧,沟紧紧地夹住了叶枫庞然大物的根部。“啊你的太大了疼死人家了”

  陈兰娇叫着,全身的肌肉都紧张地绷紧。

  “好姐姐,放松!再大也容纳得下,又不是第一次。”

  叶枫把双手伸到陈兰的胸前,抓住了两只高耸的揉弄起来。

  陈兰渐渐放松了身子,娇喘吁吁呢喃道:“好大,先不要那么大力,人家会受不了,啊”

  话还没说完,叶枫已经开始猛烈地抽送着,每一次都深深的插到里面,陈兰发出夹杂着痛苦和快乐的。

  “夹得好紧,太舒服了,啊”

  在陈兰紧夹之下,叶枫也嘶哑地吼叫着,每一次有力的抽送,陈兰的骚水都被带了出来,弄湿了两人连接的部位,把陈兰的弄得滑腻腻的房间里都弥漫了yin荡的气息。

  叶枫环顾整个空荡荡的房间,肆意地玩弄着这个的少妇陈兰,感觉特别有。叶枫觉得真是舒爽无比,硬邦邦的庞然大物抽送得更是欢快有力,下下直达陈兰幽谷的最深处。

  “啊啊嗯啊嗯”

  胯下的陈兰不停地娇叫着,丰润的摇晃着、迎送着。由于趴着从后面插入,叶枫粗长的庞然大物每次都顶触到娇嫩的子宫口,麻酥酥的感觉不停地从隐秘的湿润中心向全身散发。

  “啊啊  不要不要那么用力嗯啊你的太长了太粗了太棒了太深了  嗯要我的命了啊!”

  陈兰声声娇叫,遭到叶枫肆意玩弄时也会不自觉地发出让人酥麻不已的声。“叶枫一把撕开了陈兰胸前的衬衣,扯断了的带扣,把丝薄的拉下来,双手直接抚上腻滑柔嫩的。陈兰高耸的弹性十足,在叶枫手掌中变幻出各种形状,乳立着。

  叶枫一下一下大起大落地耸动起来,每次耸动,陈兰都不由浑身一颤,红唇微启,一声。每一声浪叫都伴随着长长的出气,眉头紧皱一下,仿佛是痛苦,又仿佛是舒服。陈兰娇嫩的小手紧紧地撑在桌沿,以减轻叶枫不停的大力撞击。的美腿脚尖支起,浑圆的部用力地向上翘起,胸前一对的雪峰象波浪一样在胸前涌动,粉红的小如同雪山上的雪莲一样摇弋,在叶枫大手的拨弄下不停地颤动。小巧的鼻子不断发出令人的阵阵声。

  叶枫得意地看着这个娇美人儿在自己胯下娇呻浪吟,真是快美无比。

  渐渐感到精意上涌,庞然大物暴长了一倍,粗硬,进出更加爽利。他伸手握住陈兰的手腕,把她们从身体的两侧后拉,陈兰被迫仰起了头胸,形成了挺胸弯腰翘的姿势。叶枫微微屈身呈一个仰角往陈兰的神圣之洞猛烈地抽插。

  只见陈兰俏脸含春、娇嫩欲滴,高耸的雪峰

  峰在叶枫强烈的抽插下飞快地舞动,抖出阵阵的乳波。

  叶枫策马扬鞭,象牵住野马缰绳一般向后拉紧了陈兰的双手,一口气狂顶了几十下。陈兰已是细汗涔涔,双颊绯红。她抑制不住地发出极大的,无比的向她袭来,俏丽的脸蛋不住地摇摆。随着叶枫狂猛的研磨抽送,陈兰娇慵无力地被叶枫强拉狂顶着,娇喘,乌黑秀丽的短发丝丝湿透,娇艳而美丽,圆润的不停地抬起、放下,迎接着每一次的冲击。两人的肉撞到一起,“啪啪”直响。陈兰已无法忍耐自己的兴奋,她上气不接下气地娇喘着。一强烈的冲击使得她不停地,声音越来越大,喘息越来越重,不时发出无法控制的娇叫。陈兰沉醉于叶枫强烈冲击带来的,早已忘了一切,只希望叶枫用力用力再用力地干死自己。

  “好大,好长,好厉害,好舒服人家爱死你了啊!人家要飞了啊!”

  陈兰的表情越来越旖旎,的脸蛋上满是迷醉快乐的神情。两手被叶枫紧紧地向后拉着,胸前乳波汹涌,全身汗出如浆,颤栗不断,一副欲仙欲死的可爱模样。她的幽谷不停地涌出一股又一股的炙热液,随着叶枫的冲刺流出体外,黏在和叶枫的小腹上,甚至还顺着流到了地上。叶枫耳闻着她那的娇吟,感受着前所未有的强烈,更加拼命的抽插。

  不知道大战经过多长时间多少时间,陈兰突然像是疯了一样,“啊”

  的一声长叫,双手用力地想要挣脱叶枫的牵拉,身体用力的往上挺,死死地顶在叶枫的小腹上。不知过了多久,长长地吐出一口气来,整个人瘫痪在桌上。

  同时,叶枫也感觉到她的幽谷深处象一张小嘴般着自己的龙头,一阵难以形容的强烈刺激传来,眼前一片空白,龙头便死死地顶在喷发的子宫口上,火热的岩浆猛地射进了陈兰体内。每一次都感受到那无比的。每一股岩浆的冲击都让陈兰的身体不由自主地颤动。

  良久,陈兰仍未从的余韵中恢复,漂亮的脸蛋一副欲仙欲死的模样,檀口若有若无地娇喘着,全身无力地瘫软在茶几上。叶枫的庞然大物才从的温暖洞穴中拨出,两手撑在桌上,不让自己粗壮的身体压坏胯下美丽娇艳的可人儿。

  “叶枫,你好凶猛了?人家都吃不消受不了了!”

  陈兰媚眼如丝地娇嗔着,蹲在叶枫的胯下,清理着叶枫的庞然大物上面黏糊糊湿漉漉的汁液。

  然而在陈兰这个动作下,叶枫的龙枪又再复苏,在她的小嘴里面慢慢变大。

  陈兰被吓了一跳,龙枪几乎顶到了她的喉咙,让她不禁咳了出来,片刻后才说道:“小坏蛋,你怎么又来了?”

  叶枫嘿嘿一笑,说道:“你的小嘴太温暖了,让它舒服了,所以又想了。”

  陈兰无奈地白了叶枫一眼,脸上红彤彤的,看着那吓人的龙枪,她轻呼了一口气,说道:“你这么厉害,我迟早给你搞死”

  叶枫坏坏一笑,说道:“兰姐,刚才是我让你舒服了,现在换你服侍我,你在上面好不好?”

  陈兰想了一下,点了点头,说道:“最后一次了,再来我可不行了。!”

  陈兰翻身坐在叶枫的身上,小手扶好叶枫的龙枪,对准自己的神圣之洞,“来了哦!”说到这里,陈兰咬牙切齿的向下一坐,只听得滋的一声轻响,陈兰竟然将叶枫的龙枪齐根的插入到了自己的神圣之洞之中,“啊,好大,好硬,好舒服呀,叶枫,你插到我的花心里了,啊。”

  神圣之洞里那种充实和肿胀的感觉,让陈兰一下子感觉到自己跟飞上了天一样的,那种感觉,让陈兰不由的一阵的无力,头也软软的趴在了叶枫的胸膛之上,在那里微微喘着粗气,仿佛想要消化一下那种快乐到了极点的感觉一样的。

  全身发软的陈兰,实在是有些舍不得叶枫的龙枪插在自己的神圣之洞里给自己带来的感觉,本来,她以为,叶枫的龙枪进入了自己的神圣之洞里以后,一定会忍不住的抽插自己的,而自己则可以趁着机会休息一下恢复体力,以期待等一会儿的反攻,但是让陈兰没有想到的是,叶枫竟然不为所动,只是静静的躺在那里,任由自己的龙枪深深的插入了陈兰的身体。

  陈兰知道这是叶枫在捉弄着自己,不由的一阵的心跳,在这种情况之下,陈兰有心不动,好让叶枫因为受不了自己神圣之洞里那种温暖如春的感觉而自己动起来,但是那种酥痒的感觉使得陈兰知道,自己如果不动的话,也许自己就体会不到龙枪在自己身体里抽.插给自己带来的快乐了,于是,陈兰几乎是咬牙切齿的在叶枫的龙枪上套动了起来,用自己的温暖的洞穴,索取着叶枫的生命的精华:‘叶枫,坏叶枫,我限死你了,你,你看着,你等着,你看我,我不将你,将你的大东西,给挤出水来,你等着吧,我,我一定要用我的小妹妹,将你的,将你的,给挤出水来,挤出水来的。”

  一边说着,陈兰一边似乎想到了叶枫将自己在他的面前弄得跟个sao妇一样的,使得自己太没面子了,所以,那腰身如电一样的闪动了起来,每一下,都重重的坐在了叶枫的跨部,使得龙枪在自己的温暖洞穴里抽插了起来,发出了啪啪的声音,那咬牙切齿的话以及那啪啪的声音,以及叶枫的喘息之声,在这小小的房里回响着,使得这个房里充满了春意,而那声音,也显示着,两人的大战,一经开始,已经进入了白热化的阶段了。

  叶枫躺在那里,悠然的看着陈兰在自己的身上奋力的冲刺着,心中充满了得意,自从将这个成熟美艳的妇人收入跨下以后,现在到了,已经是标准的浪妇一个,这样的陈兰,才是叶枫最喜欢的。

  面发着如此成熟美艳的陈兰,说叶枫不想变被动为主动,那是骗人的,但是叶枫现在却想看看陈兰究竟yln荡到了一个什么样的程度,所以心中的冲动虽然越来越强烈,但是却还是躺在那里一动不动的,从龙枪传来的那种温暖而紧窄的感觉,让叶枫也禁不住的呻.吟出声来。

  陈兰的高高的抬了起来,直到龙枪快要脱离自己的温暖洞穴的掌握的时候,才重重的坐了下去,啪啪的声音响了起来,使得陈兰感觉到,从温暖洞穴里传来的越来越强烈了起来,而在这种的刺激之下,陈兰的洞穴里越来越多的神圣之水流了出来,和刚刚的口水混合在一起,将叶枫的毛打湿了一大块,现在,两人的结合的部位已经是水淋淋的了,那样子,足以让任何的男人为之热血沸腾。

  【精彩删节】

  【精彩删节】

  【精彩删节】

  【精彩删节】

  【全订弼拿台集】

  好一会后,叶枫才松开陈兰的小嘴,她已经是双眸含春,鼻息也开始急促起来,很明显,陈兰动情了,那么久没被开发的身子,在经过昨晚的激情后,女人最原始的欲.望已经归来,而且更加容易爆发。

  “兰姐,我知道,你需要我!”叶枫开口说道。

  陈兰看着眼前这个小男生,终于知道魅姐为什么会被他征服,这个小男生还真不简单,特别是对付女人的手段,比起一般的男人,可要厉害多了。

  陈兰深呼吸一口气,也给自己鼓起,终于缓缓说道:“叶枫,我需要你,需要你来满足我,让我知道作为一个女人的美好,昨晚,我真的很幸福!”

  叶枫听陈兰这么说,知道她已经动情,他也不罗嗦,的女人总是需要男人开发的,而自己就是陈兰需要的男人。

  近乎地搂抱住陈兰,头一低嘴唇吻合在陈兰红润温软的香唇上,不失时机的将舌头伸入陈兰香气袭人湿热的樱口中,恍如游鱼似的在樱口中四处活动。陈兰立将香气袭人的樱桃小嘴一张,让叶枫的舌头长驱直入在她湿润暖香的芳口中恣意地四处舔舐。他一会儿舔舐陈兰樱桃小嘴的上颚,一会儿舔舐她滑腻柔软的丁香妙舌,无所不至,俩人嘴中的津液相互交汇着。叶枫舔得陈兰芳心痒痒的,欲念萌发,高涨,她只荡,心神摇曳,情不自禁的将湿滑细嫩的丁香妙舌迎了上去,舔舐着叶枫的舌头,叶枫也舔舐着陈兰香甜可口的丁香妙舌,就这样俩男女相互舔舐着,最后,俩人的舌头如胶似漆地绞台在了一起。俩人的舌头你舔着我,我舔着你,情意缠绵地纠缠在了一起。叶枫舌头在忙着,手也没歇息。

  他左手握住陈兰柔软而富有弹性的揉按着,右手则在她凝脂般滑腻的玲珑浮凸的胴体上四下活动。最后,他这右手也落在了陈兰另一豪乳上,手指一张夹住早已硬梆梆的鲜红时轻时重玩弄不已。在他的玩弄下陈兰的膨胀起来显得更为丰盈,围绕在四周粉红的乳晕向周围扩散。

  再次吻住了,陈兰不知道其中的原委,还以为叶枫对她如此痴迷迫不及待呢!纠缠片刻,开始高涨的陈兰感觉这样不足以满足心中的需要,她气息粗浊地一口噙含住叶枫的舌头如饥似渴地起来,并且如饮甜津液似的吞食着叶枫嘴中和他舌头上的津液。此刻陈兰白嫩的花容醉酒一般酡红,春人,黛眉藏春,媚眼半张,鼻息沉重地贪婪地着叶枫硕大的舌头,伸出芊芊玉手隔着衣裤就按在叶枫高高搭起的帐篷上揉搓着他那坚硬硕大的巨龙,叶枫也撩起陈兰的裤子着她的浑圆的。

  两人正在如火如荼剑及履及的时候,突然手机铃声响起。“不要管它!”

  叶枫不管不顾地搂抱住陈兰,着她丰硕柔软的,坚硬硕大的巨龙顶住她的之间研磨着,限不得立刻将陈兰就地正法。

  电话铃声不停地响着,吵得烦心。“叶枫,先等一下,先一会忍耐。晚上人家再好好给你,任你折腾。”

  陈兰在叶枫嘴唇上面安慰地亲吻一口,勉强推开他,过去接电话。

  就在陈兰刚要拿起手机的时候,叶枫已然跟在身后大手一撤,陈兰的裤子被撤到腰部以上,露出了穿着白色的凝脂般的丰。

  “啊!叶枫不要?”

  白嫩的部突然暴露在空气和叶枫的色眼中,陈兰娇羞地叫了起来。

  “兰姐,你只管接你的电话好了。”

  叶枫以不可抗拒的动作继续拨开了陈兰的白色内.裤,白嫩的丘在微炽的灯光下,泛出耀眼的光泽。叶枫蹲子,两手把住富有弹性的丘,嘴巴凑上去,狂热地吻着丰润的。

  “喂!魅姐啊,我在房间呢啊没事没事嗯!”

  娇嫩的部突然遭到叶枫的湿吻,陈兰止不住地发出低声娇~

  叶枫却感觉更加刺激,湿热的嘴唇急急地舔舐着,从丰隆的丘滑到深邃的沟,又从沟滑向陈兰的花瓣

  舌头卷过之处,留下湿湿的痕迹,陈兰感觉象是有一条爬虫在自己的部搔弄着,又是麻庠又是难受。当叶枫厚厚的舌头卷向花瓣之间,猛然伸入微张的穴口之际,陈兰极力压抑着低声起来,部扭动着,既象在挣扎又似在迎接叶枫硕大的舌头。

  “喔!我知道了!”

  陈兰勉强应付着魅姐,浑圆的美情不自禁地扭动着迎合着叶枫的亲吻,“那你先忙去吧,我在房间等你回来!”

  陈兰娇喘地说道,魅姐似乎也听出了陈兰的异样,在电话里面笑骂一句是不是找男人了,她并不知道叶枫已经再次回到房间里面。

  陈兰敷衍了几句,便挂了电话。

  叶枫贪婪地着陈兰鲜艳柔嫩的神圣之洞,不时把舌头伸向深处。突然陈兰的温暖洞穴里流出一股春水,被叶枫丝丝地吸入自己的嘴时。陈兰勉强把电话挂断,急剧地娇呼起来:“啊啊你坏死了。不要吸了啊人家受不了了!”

  “谁让你这么快断电话的?现在我要惩罚你!”

  叶枫根本不理陈兰的娇呼,埋头继续用力地吸舔她鲜艳柔嫩的神圣之洞,那味道是如此的好,春水源源不断地流出来,把叶枫整个脸都弄得湿湿滑滑的。

  陈兰的丰形状和手感均佳,滑润润的富有弹性,在叶枫双手的抓捏下微微发红,叶枫用双手细细摸弄着笑道:“这么敏感啊我的好姐姐?”

  突然,陈兰又一声惊呼:“啊叶枫,不要不要咬那里啊!”

  原来叶枫发现陈兰的珍珠硬硬地翘立在花瓣交接处,捉挟地含住了她,并轻轻地用牙齿咬吸着。陈兰发出一声又一声的娇叫。“天啊!好痒,饶了人家吧,不要啊啊叶枫,你是坏蛋,专门欺负我的坏蛋!啊啊”

  又一股春水流了出来。

  “敢说是坏蛋?你乖乖地受罚吧,等一下有你浪的。”

  叶枫直起身来,迅速脱下了裤子,放出了早已昂首挺立的龙枪。叶枫一手按住陈兰的颈部,不让她有丝毫的反抗余地,一手抓住自己的龙枪,在佳蓉的沟里上下滑动,不时地探到陈兰的花瓣间研磨着,顶触发硬的珍珠和湿淋淋的穴口。

  叶枫硬邦邦的庞然大物在佳蓉的温暖洞穴里探询着,感觉好像被丰腴的花瓣紧紧吸咬住,龙头上早已涂满了陈兰的春水,感觉麻酥酥的。陈兰温暖洞穴还是很紧,幽谷柔软而有吸力,庞然大物夹在中间很舒服。

  真是个美艳的,叶枫在心里感叹着,老天爷待自己真是不薄,让自己有机会有缘分恣意享用这样的美人儿,“啊”

  叶枫和陈兰同时发出畅快的叫声。原来,叶枫的庞然大物受不了陈兰穴口的吸啄,猛然突入,一大股春水溅出,庞然大物顺着滑腻的春水直达幽谷的深处,抵在了子宫口。陈兰的双腿猛的一伸,整个身体向后一仰,部收紧,沟紧紧地夹住了叶枫庞然大物的根部。“啊你的太大了疼死人家了”

  陈兰娇叫着,全身的肌肉都紧张地绷紧。

  “好姐姐,放松!再大也容纳得下,又不是第一次。”

  叶帆把双手伸到陈兰的胸前,抓住了两只高耸的揉弄起来。

  陈兰渐渐放松了身子,娇喘吁吁呢喃道:“好大,先不要那么大力,人家会受不了,啊”

  话还没说完,叶枫已经开始猛烈地抽送着,每一次都深深的插到里面,陈兰发出夹杂着痛苦和快乐的。

  “夹得好紧,太舒服了,啊”

  在陈兰紧夹之下,叶枫也嘶哑地吼叫着,每一次有力的抽送,陈兰的骚水都被带了出来,弄湿了两人连接的部位,把陈兰的弄得滑腻腻的房间里都弥漫了yin荡的气息。

  叶枫环顾整个空荡荡的房间,肆意地玩弄着这个的少妇陈兰,感觉特别有。叶枫觉得真是舒爽无比,硬邦邦的庞然大物抽送得更是欢快有力,下下直达陈兰幽谷的最深处。

  “啊啊嗯啊嗯”

  胯下的陈兰不停地娇叫着,丰润的摇晃着、迎送着。由于趴着从后面插入,叶枫粗长的庞然大物每次都顶触到娇嫩的子宫口,麻酥酥的感觉不停地从隐秘的湿润中心向全身散发。

  “啊啊  不要不要那么用力嗯啊你的太长了太粗了太棒了太深了  嗯要我的命了啊!”

  陈兰声声娇叫,遭到叶枫肆意玩弄时也会不自觉地发出让人酥麻不已的声。“叶枫一把撕开了陈兰胸前的衬衣,扯断了的带扣,把丝薄的拉下来,双手直接抚上腻滑柔嫩的。陈兰高耸的弹性十足,在叶枫手掌中变幻出各种形状,乳立着。

  叶枫一下一下大起大落地耸动起来,每次耸动,陈兰都不由浑身一颤,红唇微启,一声。每一声浪叫都伴随着长长的出气,眉头紧皱一下,仿佛是痛苦,又仿佛是舒服。陈兰娇嫩的小手紧紧地撑在桌沿,以减轻叶枫不停的大力撞击。的美腿脚尖支起,浑圆的部用力地向上翘起,胸前一对的雪峰象波浪一样在胸前涌动,粉红的小如同雪山上的雪莲一样摇弋,在叶枫大手的拨弄下不停地颤动。小巧的鼻子不断发出令人的阵阵声。

  叶枫得意地看着这个娇美人儿在自己胯下娇呻浪吟,真是快美无比。

  渐渐感到精意上涌,庞然大物暴长了一倍,粗硬,进出更加爽利。他伸手握住陈兰的手腕,把她们从身体的两侧后拉,陈兰被迫仰起了头胸,形成了挺胸弯腰翘的姿势。叶枫微微屈身呈一个仰角往陈兰的神圣之洞猛烈地抽插。

  只见陈兰俏脸含春、娇嫩欲滴,高耸的雪峰

  峰在叶枫强烈的抽插下飞快地舞动,抖出阵阵的乳波。

  叶枫策马扬鞭,象牵住野马缰绳一般向后拉紧了陈兰的双手,一口气狂顶了几十下。陈兰已是细汗涔涔,双颊绯红。她抑制不住地发出极大的,无比的向她袭来,俏丽的脸蛋不住地摇摆。随着叶枫狂猛的研磨抽送,陈兰娇哺无力地被叶枫强拉狂顶着,娇喘,乌黑秀丽的短发丝丝湿透,娇艳而美丽,圆润的不停地抬起、放下,迎接着每一次的冲击。两人的肉撞到一起,“啪啪”直响。陈兰已无法忍耐自己的兴奋,她上气不接下气地娇喘着。一强烈的冲击使得她不停地,声音越来越大,喘息越来越重,不时发出无法控制的娇叫。陈兰沉醉于叶枫强烈冲击带来的,早已忘了一切,只希望叶枫用力用力再用力地干死自己。

  “好大,好长,好厉害,好舒服人家爱死你了啊!人家要飞了啊!”

  陈兰的表情越来越旖旎,的脸蛋上满是迷醉快乐的神情。两手被叶枫紧紧地向后拉着,胸前乳波汹涌,全身汗出如浆,颤栗不断,一副欲仙欲死的可爱模样。她的幽谷不停地涌出一股又一股的炙热液,随着叶枫的冲刺流出体外,黏在和叶枫的小腹上,甚至还顺着流到了地上。叶枫耳闻着她那的娇吟,感受着前所未有的强烈,更加拼命的抽插。

  不知道大战经过多长时间多少时间,陈兰突然像是疯了一样,“啊”

  的一声长叫,双手用力地想要挣脱叶枫的牵拉,身体用力的往上挺,死死地顶在叶枫的小腹上。不知过了多久,长长地吐出一口气来,整个人瘫痪在桌上。

  同时,叶枫也感觉到她的幽谷深处象一张小嘴般着自己的龙头,一阵难以形容的强烈刺激传来,眼前一片空白,龙头便死死地顶在喷发的子宫口上,火热的岩浆猛地射进了陈兰体内。每一次都感受到那无比的,每一股岩浆的冲击都让陈兰的身体不由自主地颤动。

  良久,陈兰仍未从的余韵中恢复,漂亮的脸蛋一副欲仙欲死的模样,檀口若有若无地娇喘着,全身无力地瘫软在茶几上。叶枫的庞然大物才从的温暖洞穴中拨出,两手撑在桌上,不让自己粗壮的身体压坏胯下美丽娇艳的可人儿。

  “叶枫,你好凶猛了?人家都吃不消受不了了!”

  陈兰媚眼如丝地娇嗔着,蹲在叶枫的胯下,清理着叶枫的庞然大物上面黏糊糊湿漉漉的汁液。

  然而在陈兰这个动作下,叶枫的龙枪又再复苏,在她的小嘴里面慢慢变大。

  陈兰被吓了一跳,龙枪几乎顶到了她的喉咙,让她不禁咳了出来,片刻后才说道:“小坏蛋,你怎么又来了?”

  叶枫嘿嘿一笑,说道:“你的小嘴太温暖了,让它舒服了,所以又想了。”

  陈兰无奈地白了叶枫一眼,脸上红彤彤的,看着那吓人的龙枪,她轻呼了一口气,说道:“你这么厉害,我迟早给你搞死”

  叶枫坏坏一笑,说道:“兰姐,刚才是我让你舒服了,现在换你服侍我,你在上面好不好?”

  陈兰想了一下,点了点头,说道:“最后一次了,再来我可不行了。!”

  陈兰翻身坐在叶枫的身上,小手扶好叶枫的龙枪,对准自己的神圣之洞,“来了哦!”说到这里,陈兰咬牙切齿的向下一坐,只听得滋的一声轻响,陈兰竟然将叶枫的龙枪齐根的插入到了自己的神圣之洞之中,“啊,好大,好硬,好舒服呀,叶枫,你插到我的花心里了,啊。”

  神圣之洞里那种充实和肿胀的感觉,让陈兰一下子感觉到自己跟飞上了天一样的,那种感觉,让陈兰不由的一阵的无力,头也软软的趴在了叶枫的胸膛之上,在那里微微喘着粗气,仿佛想要消化一下那种快乐到了极点的感觉一样的。

  全身发软的陈兰,实在是有些舍不得叶枫的龙枪插在自己的神圣之洞里给自己带来的感觉,本来,她以为,叶枫的龙枪进入了自己的神圣之洞里以后,一定会忍不住的抽插自己的,而自己则可以趁着机会休息一下恢复体力,以期待等一会儿的反攻,但是让陈兰没有想到的是,叶枫竟然不为所动,只是静静的躺在那里,任由自己的龙枪深深的插入了陈兰的身体。

  陈兰知道这是叶枫在捉弄着自己,不由的一阵的心跳,在这种情况之下,陈兰有心不动,好让叶枫因为受不了自己神圣之洞里那种温暖如春的感觉而自己动起来,但是那种酥痒的感觉使得陈兰知道,自己如果不动的话,也许自己就体会不到龙枪在自己身体里抽.插给自己带来的快乐了,于是,陈兰几乎是咬牙切齿的在叶枫的龙枪上套动了起来,用自己的温暖的洞穴,索取着叶枫的生命的精华:‘叶枫,坏叶枫,我限死你了,你,你看着,你等着,你看我,我不将你,将你的大东西,给挤出水来,你等着吧,我,我一定要用我的小妹妹,将你的,将你的,给挤出水来,挤出水来的。”

  一边说着,陈兰一边似乎想到了叶枫将自己在他的面前弄得跟个sao妇一样的,使得自己太没面子了,所以,那腰身如电一样的闪动了起来,每一下,都重重的坐在了叶枫的跨部,使得龙枪在自己的温暖洞穴里抽插了起来,发出了啪啪的声音,那咬牙切齿的话以及那啪啪的声音,以及叶枫的喘息之声,在这小小的房里回响着,使得这个房里充满了春意,而那声音,也显示着,两人的大战,一经开始,已经进入了白热化的阶段了。

  叶枫躺在那里,灰太狼小说悠然的看着陈兰在自己的身上奋力的冲刺着,心中充满了得意,自从将这个成熟美艳的妇人收入跨下以后,现在到了,已经是标准的浪妇一个,这样的陈兰,才是叶枫最喜欢的。

  面发着如此成熟美艳的陈兰,说叶枫不想变被动为主动,那是骗人的,但是叶枫现在却想看看陈兰究竟yln荡到了一个什么样的程度,所以心中的冲动虽然越来越强烈,但是却还是躺在那里一动不动的,从龙枪传来的那种温暖而紧窄的感觉,让叶枫也禁不住的呻.吟出声来。

  陈兰的高高的抬了起来,直到龙枪快要脱离自己的温暖洞穴的掌握的时候,才重重的坐了下去,啪啪的声音响了起来,使得陈兰感觉到,从温暖洞穴里传来的越来越强烈了起来,而在这种的刺激之下,陈兰的洞穴里越来越多的神圣之水流了出来,和刚刚的口水混合在一起,将叶枫的毛打湿了一大块,现在,两人的结合的部位已经是水淋淋的了,那样子,足以让任何的男人为之热血沸腾。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回书页]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