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欢迎来到寻书看小说网!Http://Www.Xunshukan.com 
啃书网 恐怖小说 死神之重生为虚介绍 第一卷 重生为虚 第110章 赫丽贝尔与妮露

第一卷 重生为虚 第110章 赫丽贝尔与妮露

小说:死神之重生为虚| 作者:飞云流星| 类别:恐怖小说 更新:2012-5-31 13:00:12

寻书看 Www.XunShuKan.Com   “什么!?你是破面!虚圈之王!你到底想要做些什么?该不会是想要将我们一起抓起来吧?如果你不说清楚的话,别怪我的箭将向你射出!”石田雨龙听到张寒的话,瞬间将弓拉开,对准了张寒所在的方向,在他看来张寒欺骗了他们,并且隐藏了身份,就必须要付出代价,而且他不肯定张寒是不是还隐藏了更多地事情,并且对他们造成危害,所以一切都必须要小心才行。

    “嘛!嘛!不要这么紧张嘛!其实你可以将我当成一护的样子看待就好了!我不仅拥有虚的力量,同样也有这死神的力量,就如同死神代理一般!放心吧!以后的虚圈不会像现在这么乱,而且我们以后或许要面对同样的敌人,一护你能理解我的存在吧?”张寒对于石田雨龙的威胁毫不在意,毕竟在他的面前石田雨龙根本没有什么能够和自己相抗的东西,而且张寒也不会对石田雨龙这样生气。毕竟被人瞒着做这些事情的话,是谁都会这么生气吧!所以,张寒对于石田雨龙的激动也是一笑置之!

    “是啊!石田!你难道就真的将张寒当成是敌人么?张寒说的不错,死神不一定就全是好的,而虚也不应全是坏的!那些来现世捣乱的虚都是作恶多端的存在,而没有其他大虚出来过,至于那些破面也是受到蓝染的驱使,我想他们本来并没有这么坏,所以,不管张寒是什么,我们都是朋友不是么?”一护看着张寒的眼睛,然后狠狠的点了点头,一护知道张寒一直都是将自己当成朋友的,不然的话也不会多次出手救自己了!同时,一护觉得张寒说的不错,自己不仅有着死神的能力,可是也有一半是虚的能力,这样的话根本就不能否定虚就一定是坏的不是?是好是坏完全取自本心,死神一眼也可以成为坏蛋。

    “哟!一护你总算是说了一句人话,张寒作为你隐瞒我们的条件,下次的话你要好好请我们到海边好好玩玩啊!听说你可是在海边有着一栋很大的别墅呢!”龙贵看着张寒的样子,顿时笑了起来,同时对着一护夸奖了一下,她最怕的是张寒不被别人接受怎么办,其实他根本就不在意张寒到底是什么样的存在。

    “真的么?实在是太好了!我最喜欢大海了!尤其是吹着海风的时候,那种感觉实在是太棒了!”茜雫听到龙贵的话顿时惊喜的叫出声来,不过,张寒却是看到茜雫对自己的调皮一笑,哪里还不知道这个小丫头也是在为自己转移视线呢?摸了摸茜雫可爱的小脑袋,心中想着以后要怎么奖励他们呢?

    “当然!这件事情结束以后爬,我一定好好感谢你们,呵!呵!今天我就带你们到我的地方好好看看,到时候可不要大吃一惊啊!那里可不是什么好的去处!”张寒对着龙贵笑了笑,然后伸出一个大拇指,他没有想到龙贵和茜雫会这么平静的接受了自己的现实,确实是让他感动不已。

    “看来你还真是交了不少的好朋友吗!只是看来你的男人缘不怎么好,除了一护那个没脑子的家伙,其他人都是对你抱有怀疑态度,可是你的女人缘实在是太好了一些,有时候我真的想让你不要这么受欢迎了!”夜一双眼微米的看着张寒,猫爪子一般的小手在张寒的软肋上来回的着,顿时让张寒脊背发寒,他完全相信夜一会当着众人的面好好地抓一顿再说,他可是经常被夜一当磨爪子的对象来的。

    “呵!呵!……呵!呵!夜一这些事情我们以后再说,织姬此时已经被带往虚夜宫了!而且已经见到了蓝染,一护你们放心吧!我不会让织姬冒险的,破面十刃中有我的人,嗯!哼!第三十刃是我留在虚圈的王妃,姑且就这么说吧!蒂雅.赫丽贝尔是仅有的几个瓦史托德级别大虚,所以,成为破面的她,实力在虚圈也算是屈指可数的几位最强之一。我让织姬与她接触一下,赫丽贝尔会好好保护她的!呃!……你们怎么这么看着我?”张寒看着夜一的样子,只能尽量的转移话题,可是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就发现夜一、龙贵和茜雫都是紧紧地盯着他,这让张寒脑后不由出现一滴冷汗,自己又说错什么了么?寻书看小说网感谢您的支持!!!【寻书看小说网:w w w . x u n s h u k a n . c o m】一个真正的免费网站!!!!!

    “唉!……寒同学也是很可怜的,有时候女人缘太好,就会变成桃花煞了啊!一护、茶渡我们还是先走吧!眼不见为静,张寒不是说织姬没事么?我们就当这次虚圈之行,是一趟旅游好了!”石田雨龙用手摸了摸自己的镜框,似乎刚才对张寒的怀疑不是他一般,然后很不给张寒面子的向着远处走去。

    张寒看着夜一她们的表情,只能悻悻的闭嘴不言,像个做错事情的孩子一般跟在夜一她们的身后,其实是在分神通过分身来了解此时的虚圈如何。毕竟,已经离开虚圈一百多年,为了不让蓝染起疑,张寒根本就没有与赫丽贝尔她们再取得联系过,说实话,张寒真的很愧疚赫丽贝尔和妮露她们。

    “那……那个,你……你是赫丽贝尔小姐吗?我有事情想要跟你说,不知道你方便么?”井上织姬将葛力姆乔的手臂给治疗好之后,就被蓝染放到虚夜宫不在管她,井上织姬看着面前这个女性破面,不管怎么看都是与张寒形容的样子一样,所以,井上织姬不由上前询问,可是看着赫丽贝尔那冷酷的眼神,顿时心跳加速,声音有些颤抖的看着赫丽贝尔问道。

    “嗯!?你认识我?你是从哪里知道的。我似乎没有告诉你我的名字!”赫丽贝尔看着井上织姬,不由厉声说着,心中其实更多的是有些激动,她在想着是不是有那个可能,是不是张寒告诉这个女人的呢?赫丽贝尔实在是想不到其他的,井上织姬能够认出自己的身份了!

    “蒂雅姐姐!不要这么严厉嘛!这样可是很容易吓坏别人的哦!你是叫井上织姬吧?那我就叫你织姬妹妹好了!千万不要害怕,蒂雅姐姐虽然这样说话,其实蒂雅姐姐是天底下最为温柔的人哦!”妮露眨巴眨巴着自己金绿色的眼睛,看着井上织姬可爱的样子,不由一把将井上织姬搂在怀中,胸前不次于井上织姬的,不由在井上织姬的脸上蹭着,这让井上织姬不由俏脸通红!

    “你……你就是妮露小姐吧!还真是和传说中的一样啊!那个……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能不能请换个地方,有人让我传话给你们,所以……呜!……”井上织姬好不容易从妮露的怀抱中挣脱,她实在是有点受不了妮露的热情,刚才差点让她喘不过气来。井上织姬本来还想说些什么,突然看到有破面过来,顿时捂住了自己的小嘴,生怕说漏了什么!

    “喂!你们可不要想欺负这个女人,虽然不想承认,但是他确实是帮过我,这个人情我必须还,所以,你们最好不要打她的主意,不然的话别怪我不客气了!”葛力姆乔向来都是有恩必报的性格,虽然长时间的孤独让他忘记了如何表达心情,但是他依然对井上织姬非常感激,所以,就算是与第三十刃的赫丽贝尔和不下于赫丽贝尔的妮露对峙,依然是面无惧色。

    “哼!葛力姆乔,你似乎忘记了跟谁在说话,难道你还想被好好教训一顿么?这个女人我有话跟她说,不可以么?葛力姆乔你最好考虑一下我跟你说的,时机似乎已经到了!到时候,别连选择的机会都没有了!”赫丽贝尔看了一眼井上织姬,微微皱了一下眉头,然后对着葛力姆乔冷声道。赫丽贝尔从井上织姬口气中已经想到一定是张寒有事吩咐,暗自压制住内心的激动,同时心中更是愤恨不已,她已经从蓝染的资料中看到了张寒的情况,没有想到张寒生活过的如此滋润,反而让她们在虚圈受苦。

    “赫丽贝尔!你不要太狂了!我根本不怕你,哼!区区一个雌性虚,竟然能做到第三十刃的位置,这次我就不与你计较了!最好你能照着你说的,不要为难这个女人,女人你就好自为之吧!”葛力姆乔被赫丽贝尔这么一说,顿时迟疑了一下,看着赫丽贝尔认真地样子,让葛力姆乔不由暗自回忆起了以前赫丽贝尔找到自己说的事情,心中的浮动是可想而知的。寻书看小说网感谢您的支持!!!【寻书看小说网:w w w . x u n s h u k a n . c o m】一个真正的免费网站!!!!!

    “放心吧!我是不会让任何人伤害到她的,穷奇!”赫丽贝尔止不住心中的激动,她现在就想确认一下是不是张寒让井上织姬来的,可是现在在虚夜宫大厅中,根本无法相问,所以不由招呼了一声,穷奇是以前张寒的坐骑。虽然实力也是亚丘卡斯,并且变成了破面,但是依然保持着归刃状态,来为赫丽贝尔和妮露作为坐骑的存在,所以实力也是不为人知,其实就算是十刃中的也没有几个比他强。

    “吼!……呼!呼!呼!……”一声巨吼,紧接着就是强风袭来,井上织姬要不是被妮露仅仅的护住,非被这阵强风给吹飞出去不可!穷奇在接近虚夜宫之时,减缓了速度,然后落在赫丽贝尔和妮露面前,那乖乖的模样和凶恶的样子实在是相差甚远。

    “织姬妹妹!来跟我上去,嘻!嘻!很好玩的哟!我们去到蒂雅姐姐的宫殿中再说,蓝染大人也是说织姬妹妹只要不离开虚夜宫也就好了吧!”妮露摸了摸穷奇的大脑袋,她还记得当初穷奇被张寒收服时的情景,妮露也是大概的了解了一些事情,她知道井上织姬要说的事情一定是与自己想的那个人有关。

    “女人快点上去,我们还有很多事情要办,过会还要去蓝染大人那里报到,所以不要耽搁我们什么时间,穷奇走吧!”赫丽贝尔看着井上织姬的样子,不由绿色的双目一瞪,看的井上织姬一阵心惊胆战,顿时乖乖的爬到了穷奇的背上,然后被穷奇带着向着赫丽贝尔行宫而去。

    “赫丽贝尔大人!妮露大人你们回来了!”阿帕契、米菈和荪荪是赫丽贝尔的从属官,而沛薛和咚德恰卡与其说是妮露的从属官,更确切的说是玩伴还好一点,两人破面化一个是瘦高个,另一个却是大胖子,要多搞怪,就有多搞怪,不过却是对妮露很是衷心。

    “嗯!你们守在宫外,不要让任何人靠近,我有些话要问这个女人,要是蓝染大人有话来问的话,你就说我一会就到!好了!你们下去吧!”赫丽贝尔看来没有什么事情比现在更为重要,她要确认一下这到底是不是张寒让井上织姬来找她的。赫丽贝尔实在是有很多事情要说的,要说以前她对张寒也没有什么太浓厚的感情,可是时间有时候会让感情变淡,有时候也像是酒被发酵一般,让人觉得越来越浓厚。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回书页]  [下一章](快捷键→)